<small id="zx727"></small>

    1. <listing id="zx727"></listing>
    <meter id="zx727"></meter>
  • <meter id="zx727"><delect id="zx727"></delect></meter>

    南寧出國留學費用聯盟

    【往事鉤沉】鳳棲梧桐:“中國作家第一村”的自發形成與壯大

    樓主:洪江人 時間:2020-08-26 16:58:27

    這是 洪江人微信平臺 的第 2356 篇文章

    ? 不為嘩眾取寵,只為記錄洪江 ?


    鳳棲梧桐:“中國作家第一村”的自發形成與壯大

    作者:湘西散人-王一丁



    2007年9月上旬,一個看似尋常的周末,為略盡地主之誼,我邀請同為東莞市文學院首屆創作項目簽約作家的于卓(長篇小說《掛職干部》、《首長秘書》作者)和天津市政協委員、著名作家王松前往南昆山游玩;我一邊開車一邊海闊天空地向二位介紹東莞的相關情況。經過樟木頭的時候,我記得劉芬說過這里前些年房地產開發過熱,一個鎮上居然多達120幾個樓盤,比內地一個地級市的樓盤總量還要多,好些帶家具家電和裝修的二手房連中介費售價不過十幾二十萬,便把此情況跟于卓、王松說了,當時不過是隨便聊聊;誰知他倆竟上了心,湊巧時間尚寬裕,大家便讓劉芬相領著隨意看了就近幾個并不起眼的樓盤。這一看,便極偶然地走進了位處寶山腳下的翠景花園。


    這是一個矗立在半山腰的花園,小區不大,17棟淡藍色的建筑依山傍水,婉約秀麗;雄偉的寶山山脈像一條深綠色的帶子從遠方迤邐而過,幾座若隱若現的高壓電塔聳入云端,山間正好有團團云霧在隨風飄蕩,被山腳下相鄰的工業區作為飲用水源的大坑口水庫像一塊碩大的翡翠鑲嵌在藍天白云下面,一泓碧水在陽光的照射下靜靜地泛著漣漪。知青出身、寫出了《雙驢記》(被改編成電影《走著瞧》后斬獲上海國際電影節多項大獎)、《紅汞》、《竊案》,在全國作家中以高產聞名的王松被小花園遺世獨立般的澄澈明凈所打動,他覺得這個小花園的氣質簡直太契合自己心靈深處想往已久的某種東西了!在文學圈里有“帥哥”之稱的于卓則火上澆油地推波助瀾:老哥,真要喜歡咱就弄上一套唄。南方冬天氣候這么溫暖,將來養老也好哇。被當時的氣氛所感染,我也樂觀其成地再添上一把“火”:呵呵,真要那樣,我也買上一套與王松兄朝夕做鄰居!



    很快,與遠在津門的愛人通過一番電話之后,王松毅然買下了翠景花園一套臨湖的房子。當時我開玩笑說:王松兄,你信不信,沒準不久這里會成為遐邇聞名的作家花園呢,真要那樣仁兄您的功勞可就大了。誰知“一語成讖”,王松兄這一吃螃蟹之舉,我的一句調侃之詞,竟如有神諭般打開了一個神秘的閘口。某次酒酣耳熱之際,我吟詩相贈:


    丁亥結廬到樟城,人屆中年又逢春。


    翠景更在遠山外,百果嶺西聽濤聲。


    面湖樂為山大王,仰天恥作小男人!


    華發寫盡秋涼意,偶然托夢到津門。


    王松兄大喜過望,一番謬贊之后很快延請“石城四杰”之一的贛籍知名書法家鄧新江寫下來并精心裝裱好制成鏡框,懸掛于“翠華榭”(他為自己房子取的雅號)的客廳中央。


    三年多來,一些外地作家奔走相告,紛紛來樟城購房,他們像一只只金鳳凰,次第棲息在翠景這棵自己心儀的梧桐樹上,以各自獨特的氣質和嗓音在南國唱響了一首首美妙動聽的歌謠。


    君子無戲言。兩個月后,我兌現承諾,也在翠景花園買下了一套臨湖的兩居室,并在入莞18年后正式成為樟木頭的子民。稍事裝修后,周末我一般都婉拒各類應酬,滿心歡喜地開車來這邊度假寫作。樟木頭當地有什么大的活動,只要主辦方提前通知我,我一般都十分樂意參加。



    外省作家中,以小說《喊山》榮獲第四屆全國魯迅文學獎的山西女作家、長治市文聯主席葛水平是走進翠景花園的第二個客人。2008年4月,葛水平與王松同時在廣州參加一個筆會。席間,豪爽的王松無意中告訴葛水平自己在東莞的樟木頭“弄”了一套房子。言者無意聽者有心。王松對花園深情的描述讓感性的葛水平憧憬不已。作家們的心靈,在某些地方某些層面,總會有邂逅重疊的時候。王松并且告訴葛水平,樟木頭的交通方便得很,去廣州和深圳都不用自己開車,坐高鐵到廣州和深圳分別只需不到40分鐘和20分鐘。而高鐵基本已實現公交化,每天對開100多趟,平均10到15分鐘就有一班“和諧號”進站……葛水平覺得王松眼里的小花園,也許同時便是自己靈魂的最后依怙。她與王松追求的,都不外乎一份明凈和脫俗。于是,葛水平也決定抽個時間到樟城實地看房,看看王松眼中贊不絕口的小花園究竟是個什么樣子。王松兄當時就分別給我和劉芬打電話布置了“任務”。


    回山西后,葛水平叫上了六七個與自己私交甚篤的文友,在一個濕潤的周五下午集體“空降”樟城看房。她們啟程之前,細心的王松兄又特意給我發了條短信,讓我方便的話對葛水平“予以適當關照”,并說葛水平可是圈內外聞名的“資深大美女”呢!陪同葛水平來樟城看房的這幫作家是:《上黨晚報》總編輯木兵(主要作品有廣播劇《丁玲在嶂頭》、《天下脊》等)、《長治日報》副刊部主任狄赫丹(主要作品集有《行走西藏》、《重走長征路》、《紅飄帶之旅》等)、長治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文廣新局局長王毅忠(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說集《梔子花開》、《鋼鐵是這樣煉成的》)等。他們都是葛水平幾十年來在文學人生道路上的諍友,彼此結伴暢游過許多地方,也相邀著出過許多書。一行人浩浩蕩蕩走進樟木頭,在翠景花園乃至樟木頭的房地產界鬧出了不小的動靜,儼然是結伴來團購的。


    好事多磨。葛水平的購房過程并不順利。在與原業主約好交易的當天,不知何故,香港業主反復無常,一會說上午到,一會說第二天到,弄得山西的這幫作家朋友不知所措,但葛水平她們已預訂了返程的機票,時間不等人,在有限的時間里,他們并沒有買到心儀的房子。在酒店住了兩個晚上,一行人只好悻悻地打道回府了。但從此他們開始通過電話和網絡頻頻與我聯系。


    好在我的鄰居、多年從事二手房中介的長華地產葉小姐和她手下的小妹們鍥而不舍。在為葛水平等人物色到了合適的房子后,長華公司再次聯系了葛水平;而做事大氣的葛水平也很是執著,有了第一次親密無間的接觸,公務繁忙脫不開身,她便干脆全權委托在樟木頭政府部門工作,后來成為當地第一個中國作協會員的女作家劉芬代其辦理買房的相關手續。房款直接打到劉芬的銀行卡上。就這樣,葛水平的房子竟在與劉芬一來二去的電話“遙控”中神奇地確定下來。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有了葛水平“飲頭啖湯”,此后,狄赫丹與王毅忠等人也以同樣的方式在樟買了房,且集中在同一個花園同一個門洞。之后,他們相繼來樟交易、過戶,拿房產證,一夜之間成了樟木頭名副其實的新業主。葛水平和她的朋友們一家伙就在翠景花園買下了四套房子,而且套套臨湖。


    王松、葛水平等人在樟的“瘋狂”購房行動引起了東莞文學院眾多簽約作家的濃厚興趣和持續關注。外地作家們來莞,也總會相約來這個花園看看,笑言這個花園都成“作家花園”了,沒準以后能弄成個旅游文化景點呢。一次,東莞文學院第二屆簽約作家中的外地作家陳啟文、雪漠、唐達天、冉正萬、喬葉以及聞訊前來的湖南岳陽作家劉春來、湖北襄樊作家席星荃,還有《芙蓉》雜志主編龔湘海悉數到場,甚至把東莞文學院名譽院長、中國文學評論界泰斗、被文學青年們尊稱為“老爺子”(這一看似戲謔的稱呼暗含了至高無上的權威和不怒而威的大家氣度)的雷達先生都驚動了,“老爺子”也被大伙連拉帶扯“綁架”到樟看房,并在喝酒時豪氣地表示有機會的話退休后一定會“跟大家生活戰斗在一起”。消息靈通的樟木頭電視臺記者那次還對雷達就地進行了專訪。


    與此同時,樟木頭鎮文學協會主席、省戲劇家協會會員、國家二級編劇王康銀由于工作的性質,跟作家群體有了較多接觸,并敏銳意識到入住作家的名人效應對樟木頭鎮的非凡意義,開始在不同場合呼吁政府加強同這些外地作家的聯系,研究制定對外地作家在樟購房的優惠扶助舉措。


    近兩年內相繼到樟木頭看過房子的尚有東莞本地作家方舟、王散木、黃應秋、胡磊、鄒萍、塞壬、陶青林、洪湖浪、周鎮明、吳詩嫻、曾海津、程曉亮和外省外市作家、評論家王十月、韓三省、唐達天、冉正萬、韓慧、鄒小童、張瑜琳、莫斐、冷啟方、晏杰雄、任美衡、劉起林、周建平、曹柱國、楊小凡、郭嚴隸、彭曉玲、丁燕、李云龍、楊雪萍、李松璋、吳亞丁、鐘鋒、肖強虎、西籬、秦錦屏、易水寒、于汗青及畫家王劍橋、康永君、王又凡等。大家一致對樟木頭山青水秀、交通便利的宜居環境交口稱贊。無意中收到“風”的外省著名作家陳世旭、喬葉、胡學文、馮積岐、吳克敬、周敏、劉元舉及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張炯等也對在樟木頭買房表示出濃厚的興趣。陳世旭本人和他的兒子媳婦及媳婦的爸媽都相繼到樟木頭看過房。


    更叫人稱奇的是,作家村的雛形漸顯,還吸引了部分高科技人才的入住。如我的兒時好友、父親當年的高足——英國皇家化學學會會員、著名英籍華裔科學家唐連祥博士后。他主攻生化制藥,閑時也寫些科普文章;1987年即移居英倫,2003年回國創業。仰慕作家村之名,除深圳外,前幾個月他又攜妻子在作家最集中的翠景花園二樓臨湖的位置買下了一套三居室并精心裝修,擬長期居住。高科技人才的到來,無疑為樟木頭未來經濟的騰飛打開了另一扇明亮的窗。



    寫出了《漂泊與岸》、《河床》、《南方冰雪報告》、《共和國糧食報告》等力作的湖南作家陳啟文在看房之后心中已有藍圖。此后不久,個性突出的他便孤軍南下,單刀赴會,一個人來樟找到中介,“水不動魚不跳”,一舉拿下了翠景花園一樓一個帶花園的房子。1993年已毅然決然從體制內走出來的自由寫作者、自由思想者陳啟文豪爽健談,經常帶領參觀他房子的各地文友們在自己的花園里雅聚茶敘,自豪地講解著這里的一切。他說,這兒可稱得上是我的天命之地喲,多大個花園啦,省部級領導也不一定擁有呢??窗?,等我有空的時候,想辦法搞來幾棵果樹種在后花園里,種上一些湖南辣椒,開辟一條彎彎小徑,再弄把遮陽傘往邊上一戳,要多享受有多享受,呵呵。


    說這話的時候,他會幸福地吐出一個煙圈,瞇起細長的眼睛,一副心醉神迷的樣子。他心醉的表情讓人頓生羨慕。
    啟文兄還把翠景花園小區的環境、自家的房子拍成照片掛在博客上(他博客的點擊率可不是一般的高),引來全國各地博友艷羨的目光和熱辣的點評。他選擇在陽光下拍照,拍自家花園兩棵高大的白玉蘭和已經悄然掛果的荔枝樹、芒果樹、臺灣蓮霧,拍花園門口那池靜靜的湖水,拍翠景藍白相間的馬賽克外墻——仿佛一個資深的攝影家,站在自己滿意的作品面前駐足沉思,細細品味享受著那份難得的閑散和優雅。


    可惜后來由于房間面積稍嫌狹窄一家人不夠住,啟文兄離開了翠景花園而搬往他處。但他對翠景仍然深懷眷戀。因為在翠景沒有尋找到合適的房源,他們一家遺憾地遷到了樟木頭與翠景相鄰的另一個花園,那個花園的廣告詞是:“XX花園,香港人的家?!蹦莻€花園叫帝豪花園。里面綠化極佳,小區依山勢跌宕起伏、錯落有致,共有四期三千多住戶,是個國際性綜合大社區,香港人占了75%以上。


    以西部文學三部曲《大漠祭》、《獵原》、《白虎關》矚目中國文壇的甘肅實力派作家雪漠進駐翠景花園非常有意思。他用濃重的西北口音說,他是為了與一見如故的啟文兄“聊湖湘文化”才入駐翠景的。一臉絡腮胡子、讓人對其莫測高深的雪漠在中介的簇擁下來到翠景花園的時候,啟文兄正在一樓靠近后花園的書房里文思泉涌,聚精會神地寫他的湖湘文化散文。有朋自遠方來,啟文兄關掉電腦,背著雙手,一邊吞云吐霧,一邊陪雪漠看房??磁R湖的房??催h處的山,看近處的水,圓心中的夢。


    雪漠對臨湖的一套七樓的三居室很有興趣。中介善意地提醒他說,七樓樓層會不會高了些?時間長了,你會嫌棄的。雪漠笑著說,我就喜歡住高層。既可以強制性地鍛煉身體,梅雨季節也不會犯潮,還有“一覽眾山小”的意境和氣魄呢。


    的確,從七樓的陽臺望出去,遠方的山脈層巒疊嶂,近處的水像綢緞一樣靜靜地散開,高濃度的負氧離子像繽紛的雨點一般飄然而至;無敵的風景,美得簡直讓人呼吸急促。中介公司催著雪漠買房,胸有成竹的雪漠并不著急。滿以為頗見過些世面的中介不知道,雪漠其實是一位身懷絕技的西域高人,一位神秘文化的集大成者。于房子好壞的把握,于風水方面的研究,他的造詣高深著呢。
    在談好價錢后,雪漠壓低聲音對中介提出能不能在房子里先住上一宿,如果感覺好的話翌日他馬上成交。這要求雖則怪異了些,但肉都送到嘴邊了,中介豈有不應允之理?于是,在住進未來房子的當天夜里,雪漠以他神秘的觸角進入到了一個思接千載神游八極的“氣場”,并用心去感受那來自遠古的氣息。第二天,被窗外小鳥叫醒的雪漠朗聲說,這房子很好,很祥和,是個藏風聚氣之所,我要了。一次席間,不敵眾人懇求大汗淋漓地唱完“花兒”(西北一種古老的民謠)之后雪漠兄忽然瞪大眼睛問我:一丁兄,你想想看,樟木頭的地形最像什么?


    我愣了半天答不上來。雪漠兄壓低聲音自揭謎底:像個巨大的天然子宮呢!我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么祥和,那么安然恬然啊。


    雪漠經常和他身材苗條的太太徒步外出,從不坐花園的車。對此,雪漠的解釋是為了鍛煉身體,走走能讓人血脈通暢。進花園的時候要經過一段窄窄的小斜坡,那個小斜坡把翠景花園與外界突兀而果斷地隔離開來。雪漠每次經過那個小斜坡踅入小區時總喜歡說,這是個讓人產生不起欲望的地方,你看她多寧靜,多清涼,根本沒有一點熱惱——我知道,清涼是一個意味深長的詞,在佛教中代表著最高境界。這個詞從雪漠口中說出來,無疑具有某種特殊的意味和分量。


    住在背山面湖的翠景花園,雪漠每天都睡得特別踏實,每天都能寫出極富智慧和靈性的美文。他的長篇小說新作《西夏咒》、《西夏的蒼狼》都是從這里走向全國的億萬讀者……我曾以調侃的口吻把他喻作當代“達摩”:


    達摩拄杖來翠景,辛勞只為度蒼生。


    一襲袈裟暖晚照,兩行清淚濯心塵。


    浮生若夢夢如寄,大漠如雪總歸真。


    日參夜省蒙法益,面壁九年結祥云!



    時間靜靜地向前流淌,很快就到了2010年。三年間,翠景花園擁有了王松、葛水平、陳啟文、雪漠、木兵、狄赫丹、王毅忠……等一批外地作家,再加上之前入住的我們這幾個東莞的半拉子文人,翠景花園眾星薈萃。這些作家像珍珠般鑲嵌在半山腰上的翠景花園,光彩奪目。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花園,居然在半山之上臥虎藏龍般收納著十數位“文曲星”,這在全中國恐怕都是絕無僅有的事兒。一夜之間,翠景花園在世人面前抖落了她的神秘面紗,一時在中國文壇傳為佳話。人們開始正式把這個花園稱為“作家花園”。


    鎮里的領導注意到了,市里的領導也注意到了。市文聯主席林岳、市作協主席詹谷豐、東莞文學院副院長曾小春則親自多番主動下到鎮里來與鎮領導懇談,想辦法把這天然的如同璞玉一樣自發形成的作家村,通過政府的引導打造成全國響當當的具有較高知名度和一定影響力的文化品牌:“中國作家第一村”。


    2010年6月2日,駐樟知名作家座談會隆重召開。軍人出身、辦事干練,在全國享有“雙擁書記”美名的樟木頭鎮李滿堂書記代表鎮委鎮政府向外地作家們做出了五點莊重承諾……表示將會傾全鎮之力為作家們提供最優良、最周到貼身、最人性化的服務。他說:作家既是文化的培育者和傳播者,也是文化的代名詞;作家們的到來,對于樟木頭鎮來說無疑是一筆巨大的寶藏和財富??!


    建作家村沒有村長可不行。這不,大家把目光不約而同地瞄向了“雷老爺子”——東莞文學院名譽院長、全國著名評論家雷達先生。雷達退休前系中國作協創研部主任,德高望重,在中國文學界可是一呼百應的人物,由他來做村長,自然是作家村的福音;他的“榮譽進駐”,無疑具有穩定軍心、統領全局的神奇作用。


    但老爺子真的會來嗎?


    以雷達的威名,此前已有多個地方笑吟吟地向他伸出了橄欖枝。個別城市甚至以豐厚的年薪和配備專車相許??衫走_是個重情義的人,并不是那種哪里錢多就往哪里奔的主。南邊有這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有幾個還是他親自調教出來的“高徒”呢,何況廣東冬天的氣候確實溫暖,在中國堪稱養老的不二之選,既然這樣,何不入伙呢。未幾,在樟木頭鎮政府的強勢協調和作家們的熱情鼓動下,雷達先生果真專程來到樟木頭買下了一套房子,老爺子成了作家村名副其實的村長。作家們打趣說老爺子可能是中國迄今為止行政級別最高的村長(中國作協創研部主任行政級別正廳)了!



    但雷達買的是御景花園的房子。武警出身,善解人意、遇事沉著冷靜、思路清晰的鎮宣傳辦主任劉東風說:作家們的個人喜好和財力不一,作家花園的地理概念不應局限于某一個具體的小區,而應著眼于整個樟木頭;村民們完全可以散落而居,距離產生美嘛。作家集體活動場所也不應限定在某一小區。這樣各樓盤之間可以形成競爭,合眾之力來為光復中興我國的文化事業做些貢獻……樟木頭以后要打造成名副其實的作家鎮!


    記者在采訪雷達時,他說:從我的經歷和眼見的事實來看,“中國作家第一村”是一個自然而然形成的村落,甚至連作家本人事前也沒有想到;它并無任何人為炒作的痕跡,既不是刻意地標新立異,也不是制造聳動新聞,它是中國社會和文壇的新事物,是全球化背景下現代交通和信息發達的產物,是今天中國現實生活發展和作家創作方式多樣化所衍生的一個新現象,無疑非常有利于深化和繁榮文學創作。當然,這與東莞文學院在全國率先對外簽約,來這里不定期居住、體驗生活的作家們的生活經歷有關,也與樟木頭鎮優異的自然和文化環境有著密切關系。王松、雪漠、葛水平等一批作家和我一樣,長期居住在中國的北方,在心理層面對南方特別是嶺南地區有一種地域和文化上的距離,但正是這樣一種距離才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和了解的熱望。他們來到這里,與這里的文化發生碰撞,繼而對這里產生強烈的親和感與認同感、依戀感。從文化上來說,是豐富甚至再造了一個新我。這對一個作家來說,是可喜可賀的,它將帶來創作上的新氣象和新收成。另外,東莞的經濟發展舉世矚目,文化事業也蒸蒸日上,不僅建成了規??捎^、在全國影響巨大的的東莞文學藝術院,還設立了簽約創作項目,舉行各種文藝活動和講座,取得了喜人的成就,吸引了一大批全國有實力的青年作家翩然南下,使得東莞成為作家們不時聚居的文學重鎮之一。東莞文學藝術院的第二屆簽約,又為“中國作家第一村”的形成創造了條件;而位于東莞市東南部的樟木頭鎮因其特殊的地理和文化,以及二手房低廉的價格,自然而然成為作家們置業、居住、度假和創作的首選。


    樟木頭不僅是廣深、京九鐵路,莞惠公路和東深公路的交匯地,交通非常發達,鎮內又有森林覆蓋率達99%的、著名的“觀音山森林公園”;占地26.6平方公里、保利集團和百利集團聯袂打造、斥資逾百億元的寶山國際生態旅游城也呼之欲出,是珠三角新的旅游商住圣地。這里不僅有著近五百年歷史的以麒麟舞為主的客家文化,還因其工業發展快,房地產發達,商貿業興旺,被人們譽為“小香港”。擅長給文壇新生事物命名的雷達說,樟木頭屬于一個文化交匯、夢想交匯的地方。所以,它成為作家們體驗嶺南文化、客家文化和快速發達的工商文化的一個新的基地是有來由的。種種因素的合力,自然促成了“中國作家第一村”的形成。


    仁義重情的雷老爺子又說:“中國作家第一村”得以成形,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也不可忽視,這里還住著外地作家深刻認同的,熱情好客的,和大家情趣相投、肝膽相照的文友和朋友,如王一丁、劉芬、王康銀、鄧新江、陳贛州……等;更有關注文化、深明大義,富于遠見卓識,真抓實干的當地政府部門的領導,如李滿堂、羅偉倫、蔡獻軍、詹振鋒、劉東風,等等。


    作家村辦公室主任由該鎮文化執法大隊隊長陳昕兼任。心思綿密的陳昕在老家曾擔任過縣文化局局長和地區接待處處長,一次他不無擔心地向雷達表示外界會否對我們“中國作家第一村”的提法提出質疑,說我們是“蛤蟆上秤自己稱”?老爺子聽后大笑:所謂“第一”,是指“作家村”這個獨特的作家群落在全國出現尚屬第一次。其次,雖然中國自古就有“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之說,但以“作家村”這種獨特形式集約,作家的實力如此之強,人數如此之多,到目前為止,在全國著實還找不出第二個同樣的地方,所以稱它為“第一村”應該是名副其實、經得起考驗的。


    到過世界許多地方的雷老爺子告訴我們:在國外,其實也有很多著名的作家村和其它藝術家村,如意大利的圣塔·馬達倫納,那里沒有豪華的別墅山莊,卻能吸引操各國語言的作家千里迢迢慕名前往,成為意大利名副其實的國際作家村。其實那里僅有一座廢舊古堡、一座小教堂、一幢瞭望塔和一座谷倉,其余都是曠野和山林。它之所以著名,不僅是因為那里產生了意大利著名作家格雷格·馮·瑞佐瑞,還因為那里特殊的地理環境能夠激發起作家們的創作靈感。在馬達倫納街頭,幾乎每天都會有新的作家面孔出現。馬達倫納作家村的成功范例告訴我們,樟木頭鎮或許將會成為一個作家云集的地方,成為東莞乃至廣東一張著名的城市文化名片;以作家特殊的人脈關系及其遍及全國的社會資源,對樟木頭、對東莞城市精神、城市氣質的解讀、提升,特別是城市知名度的提高都將產生廣泛深遠的影響……據有心人留意,短短一個多月,網上關于“中國作家第一村”的點擊率就比樟木頭前六屆旅游節點擊率的總和還要高得多!而且,或許因此還會在其它地方引出更多的中國作家村來呢。我們相信,會有更多的作家匯集于樟木頭鎮,也會有更多優秀的作品從這里誕生,走向全國甚至全世界的讀者。


    雷達同時還強調:作家的骨子里是自由驕傲的,希望為作家創作提供便利的地方政府尊重藝術創作規律,不要刻意要求作家們寫什么或不寫什么。作家們應該在任何時候都堅持自己的獨立人格與自由民主精神。當然,作家們同樣應該自愛,應該立足于用自己的作品說話,不要不切實際地隨便提出一些讓當地政府為難的要求。心中須有大包容,寫作要有大氣象。不要擔心被人非議,要勇敢地走自己的路。面對新生事物出現各種聲音實屬正常。應該多寫東西,多干實事,少提要求,少點清談,盡量不惹是非,不添麻煩。尤其要避免讓“中國作家第一村”的成立僅僅成為一個稍縱即逝的文學事件,繼而被人恥笑為作家們一次純粹的“行為藝術”。
    ——“雷”人“雷”語,果然高屋建瓴,不同凡響。



    “眾神歸位”(王松兄原話),作家村的組織框架出來了。全國的許多作家都希望能夠有機會成為她的旗下“子民”。按照鎮政府的要求,下一步是招募更多的村民。村委們最后議定:原則上,但凡有買房意愿的國家級以上作協會員都歡迎進駐作家村(本省本地作家的入住條件可適當放寬),既要讓作家村的隊伍像滾雪球一樣不斷壯大,又要切實保證作家村村民的質量與知名度。


    “中國作家第一村”,這個響當當的名字背后蘊藏的是強大的創作實力和非凡的信心,傳遞的是時代進步的春之消息。不是么,如果不是改革開放,如果不是尚文崇文在社會上蔚成風氣,如果作家的口袋里沒有幾個閑錢,這在異地買房的愿望能輕易實現嗎?雷達村長是這樣解釋的:之所以名之“中國作家第一村”,不求其大,不求其雅,乃著意扎根基層,深入生活、面向社會、面向百姓也!“中國作家第一村”的正式成立還向社會大眾傳遞了一個什么樣的信號呢?雷達接著說:在我看來,對已經定居于此的作家們是一個福音,它同時也賦予了文學另外一些新的意義。比如,在人口急速流動的今天,作家的流動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現象。一些專業作家流向高校,一些欠發達地區的作家流向發達地區,而各地文學院設立的簽約作家的體制也使作家不斷在流動?!爸袊骷业谝淮濉钡某闪?,試圖以一種全新的模式改變中國作家創作和流動的方式,這對文壇來說無疑是一種難得的啟示……


    也有人開玩笑說,作家村其實就是個孵化器,不定什么時候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甚至諾貝爾文學獎都會在咱們“村”里產生呢——這話可不是妄自尊大、聳人聽聞,除雷達、葛水平之外,王松、陳啟文、雪漠此前在全國均已獲得過諸多重要獎項,誰能料到日后,作家村的其他村民就不能一舉拿下這些犖犖大獎呢?——根據最新消息,“中國作家第一村”2010年就有5人入圍第五屆魯迅文學獎終評名單。



    “中國作家第一村”馬上就要橫空出世了。外表沉靜內心熾熱的雪漠兄開始思忖著如何辦好作家村。幾個月前,他又說服兒子掏錢在翠景買了第二套房,添置家具,裝修房子,購買攝像器材,忙得不亦樂乎。他計劃自費建立一個“作家村文化沙龍”,每期約請不同的全國著名作家前來沙龍做客、接受訪談,制作視頻,在“中國作家第一村”的網上廣為傳播,展現作家們的不凡風采與對人生對社會對文學的獨特思考,報道作家村的各種活動和相關動態,讓南北東西文化在這里碰撞、交融、互動。他說,既然這個作家村建起來了,咱們就盡己所能做點兒實事吧。


    如今,視頻演播廳雍容華貴、閃著歲月幽光的三件套大紅酸枝仿明清家具已然到位。厚道的雪漠說,咱錢不多,但須對得起賞臉來作家村做客的嘉賓和老師呢。眼下,他的“中國作家第一村文化沙龍”已順利播出第一期。開播首日,珠三角來參加活動的文學青年和大手印文化志愿者多達二十幾位。


    不錯,除了翠景、御景,在樟木頭的其他花園還散落著不少的文學“星星”。其中有深圳大學文學院副院長、深圳市作協副主席、《海南的大陸女人》的作者南翔教授,有剛剛榮獲廣東省五四青年獎章、寫出了《國家訂單》、《無碑》、《總有微光照亮》等優秀作品的當紅青年作家王十月,以及在《女報》做編輯的青年作家韓三省,香港大學訪問學者、青年評論家張一文,湖南女作家何悅英、彭曉玲,內蒙古女作家郭嚴隸,新疆女詩人丁燕,還有早幾年就已“加盟”樟木頭的新西蘭作家冼錦燕、香港作家孫重貴、吳瓊等……他們與作家村的其他作家一樣,日里夜里呼吸著樟木頭獨有的氤氳和芬芳;同時像春蠶吐絲一般,用生命演繹著人世間最瑰麗的樂章。據統計,目前已有31位作家在樟木頭買房,另有10幾位作家正在看房選房,這31人中,除了3名來自境外的作家,計有中國作協會員20人,省級作協會員8人。


    樟木頭的山和水,滋養感召著一個又一個撲進她懷抱的作家、學者、詩人們。



    2010年9月28日,這是一個注定要被載入中國文學史的日子?;I備已久的“中國作家第一村”在社會各界的鼎力支持下于是日上午在廣東東莞市樟木頭鎮御景花園金碧輝煌的會所正式宣告成立。掛牌儀式現場鑼鼓喧天,彩旗飄飄;麒麟呈瑞,媒體云集,小區業主個個盛裝觀摩如同過節,到處呈現出一片祥和喜慶的氣氛……來自全國各地的嘉賓近200人共同見證了這一文壇盛事、文學喜事。 18名已入住作家村的外地作家和6名“準村民”的相關情況介紹及文學成就被制成醒目大方的展板放置在慶典現場。時有精彩創意的雷達為展板特地挑了一張戴草帽的照片以使自己的形象更加契合“村長”身份。作家村作家的代表作品擺滿了長長的一溜展臺。美國華文文藝界協會會長沙石先生特意從太平洋彼岸發來了賀電。


    掛牌儀式上,“中國作家第一村”首任村長雷達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致辭,他底氣十足的聲音伴隨著雷鳴般的掌聲回蕩在整個山谷;遠道而來的中國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著名詩人高洪波的精彩發言贏得了臺下陣陣熱烈的掌聲。詩人出身的高副主席對雷達開玩笑說退休后一定會來和他競爭作家村的第二任村長,并興致勃勃地現場賦詩一首:金秋時節百果香,東莞喜迎著作郎。踏入作家第一村,縱不提筆也風光!


    最后,在沖天的禮炮聲中,中國作協副主席高洪波,廣東省作協專職副主席廖琪,東莞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王道平,東莞市人大副主任朱坤,樟木頭鎮委書記、鎮人大主席李滿堂等共同為“中國作家第一村”揭幕。



    當天下午,“中國作家第一村”首屆文化論壇假座中國第一家落戶鄉鎮的五星級酒店——三正半山酒店國際會議廳隆重舉行。全國著名作家雷達、陳世旭、馮積岐、吳克敬、胡學文、葛水平、雪漠、南翔、王十月、《文學報》總編輯陳歆耕等分別就我們的社會如何在多元文化的交融中和諧發展、并藉以促進文學的全面發展與繁榮等問題做了精彩發言……難怪乎李滿堂書記無比欣喜而自豪地對人說“沒想到那么多全國一流大牌作家入住樟木頭,我們樟木頭鎮現在可是全國最有文化的鄉鎮呢”!


    都說“中國作家第一村”會給入住的作家們帶來好運??刹皇敲?,作家村掛牌不到一個月,“村民”王十月及準村民吳克敬、喬葉就齊齊斬獲了第五屆魯迅文學獎;未幾,“村民”曾小春又獲得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2010年11月30日上午,隨著樟木頭鎮政府、廣東省樟木頭林場分別與保利(東莞)投資有限公司正式簽訂《東莞保利生態城投資協議書》及《合作建設東莞保利生態城項目合同》,一個斥資100億元、占地26.6平方公里的寶山國際生態城項目也隨即揭開了神秘的面紗:該項目將于2011年8月1日正式奠基,計劃用6年時間,打造一個集休閑度假、康體養生、會議商務、文化展示、生態體驗、國際人居于一體的高端世界生態城,有望每年為東莞吸引游客600—800萬人次。無異給樟木頭的全面發展安上了一臺大馬力的超級“引擎”,要不了幾年,一個嶄新的樟木頭將在世人的傾情關注下橫空出世!而這也意味著先期在樟木頭買了房的作家其房子具有極大的升值空間!
    好戲剛剛開鑼,春天就在眼前?!爸袊骷业谝淮濉啊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名字,她和她的村民們,必將成為一段文壇佳話,并被莊嚴地載入史冊。


    2010年7月初稿于樟木頭菊華榭

    2011年6月改定于樟木頭擁翠居



    王一丁簡介:



    王一丁,男,湖南洪江古商城出生。文革期間隨父兄下放農村9年。1985年7月湖南師范大學中文系畢業。曾在原懷化地區文聯所屬《雪峰》文學雜志社任編輯。1988年5月以特殊人才名義調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黃埔海關。獲授三級關務督察。


    2006年11月辭去公職。東莞文學藝術院首屆創作項目簽約作家、中國作家第一村籌創“村民”、洪江區政協委員、東莞洪江商會會長。詩酒相伴,粗通管弦;愛觀星象,偶悟禪機。朋友較多,煩惱較少。生平無憾,但求心安?!肮P借地靈頑亦化,躬隨吾道屈還伸”??釔圩择{出游,駕齡19年,安全行駛里程逾60萬公里,足跡、車轍遍及天涯海角。已公開出版作品四部(《印園詩草》、《風中莞草》、《夢居吟草》、《國家責任》)。另有電視劇《白色追蹤》在央視及全國各省電視臺多次播出。近年主攻駢體文創作。計有《洪江古商城賦》、《托口賦》、《東莞賦》、《樟木頭賦》、《麓山賦》、《文峰塔賦》、《櫻花小記》、《杜鵑草堂賦》、《新沅江號子》、《芷江和平賦》等在網絡線下廣為流傳,影響巨大。


    2015年1月、2015年8月,王一丁賦作專題研討會和分享會先后在廣東東莞、湖南懷化舉行?!对娍犯呒壘庉?、辭賦專家葉寶林認為其賦作語言華麗、音韻鏗鏘,鋪陳有序、結構嚴謹,具有極為豐富的思想容量、情感份量和藝術含量;湖南省作協副主席、著名作家鄧宏順讀過王一丁多篇賦作后戲稱其為“天下賦人”。


    阿幾,妹幾噶們
    看完記得寫評論

    循本文滑到最下面,點擊右下角【寫評論】三字進入
    讓全體洪江人閱讀你的品位和高度



    如果您有任何關于洪江的內容都可以直接給我們留言。




    - - - 歡迎大家和小編做盆友哦 - - -

    微信號:hongjiangweixin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