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zx727"></small>

    1. <listing id="zx727"></listing>
    <meter id="zx727"></meter>
  • <meter id="zx727"><delect id="zx727"></delect></meter>

    南寧出國留學費用聯盟

    一見你就燥(花夏、林譽)

    樓主:楊楊小說資源站 時間:2020-08-26 16:25:47

    ? ? ? ? 外冷內熱一本正經愛吃糖禁欲系醫生女主*外熱內冷油嘴滑舌怕鬼怕疼痞子型律師男主。

      花夏原以為自己的一生會這樣平平淡淡,升職加薪,走上人生巔峰。

      但沒想到,遇見這個人之后,她的人生會如此...如此黑暗。

      貪吃、膽小、自戀、忘性大!

      恰恰是這些不完美組成了花夏心目中完美的那個林譽。

      心動,從來是不分場合的。一遇見你,我的多巴胺就躁動不已。

    一、初見


      “疼疼疼,狐貍你輕點?!绷肿u一手捂著自己的臉,一邊口齒不清的對著扶著他的男人嘟囔:“小爺我還能喝,繼續喝...仙兒實在是太不講義氣了,這么快就溜走。對了,憑什么他這么受都有女朋友了我沒有???”

      胡恩俊手上一個用力,林譽又怪叫起來:“狐貍疼疼疼?!?/p>

      懶得理這個喝醉酒的醉漢,胡恩俊一把拖著他往皮膚科走去。丫對海鮮過敏還一個勁的吃吃吃,吃不死吧。想到這廝傻笑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殼都不剝的吃下一只蝦,胡恩俊就覺得瘆得慌。

      “狐貍,我跟你講一句實話?!绷肿u努力睜大眼睛,將捂在臉上的手放開靠近胡恩俊道:“那只蝦...真他么好吃,我從來沒吃過這么好吃的東西?!?/p>

      胡恩?。骸?.....”當然了,你丫過敏肯定連蝦的味道都沒嘗到過。哼,他可是吃蝦小能手,羨慕吧?

      “狐貍...為什么仙兒都有女朋友我還沒有?我明明長得那么帥?對,我那么帥!”林譽使勁松開胡恩俊扶著他的手,踉踉蹌蹌的往前走:“鏡子呢?我要鏡子?!?/p>

      胡恩俊忍無可忍將他拽到一個消防柜面前,讓他認清自己的丑陋。

      看見鏡子,林譽迷迷糊糊的睜眼又閉眼,然后一臉自戀的捧著臉對著鏡子道:“鏡子鏡子,誰是這個世界上最帥的人?!?/p>

      隨后又捏著嗓子道:“是林譽,最帥的人是林譽?!?/p>

      說完自己忍不住先笑起來:“哈哈哈哈,為什么我這么帥?”

      胡恩?。骸?.....”蛇精病哦。

      等到胡恩俊將林譽拖到皮膚科的時候,剛好叫到他的名字。

      “下一位,林譽?!?/p>

      胡恩俊又將林譽拖進去,對著一邊低著頭的女醫生道:“醫生,我朋友海鮮過敏?!?/p>

      聽到自己的名字,林譽緩了很久才清醒過來,看見坐在一邊的醫生,林譽傻笑兩聲。

      花夏放下筆走到林譽跟前,抬起林譽的臉仔細看了看,然后轉過頭對著胡恩俊道:“不是很嚴重,吃點開瑞坦就可以。我給你開單子,還有患者這些天不要吃辣,多吃點含維生素的蔬菜水果就好?!?/p>

      胡恩俊點點頭,然后隱晦的看了兩眼醫生,小聲的在心里嘟囔:這個醫生看起來怎么這么高冷禁欲?

      雖說已經九月,但A市的溫度依舊居高不下。面前的女醫生穿著白大褂,扣子一絲不茍的扣到了頸部。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渾身散發著一股禁欲系的清冷氣息。

      花夏開好處方藥遞給胡恩俊,胡恩俊還沒有反應過來單子就被林譽一手接過。

      林譽甩甩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下,這個醫生好對自己的胃口,他好喜歡。

      然后他一個猛地湊近努力看清楚花夏面前的胸牌,喃喃道:“花夏?!被ㄏ臎]有過激的反應,只是面無表情的往后退了一步。

      “花醫生你好,我叫林譽,今年27歲,是非譽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我父母健在,略有家產...”還沒等花夏反應過來,林譽就著急的開始推銷自己,并露出猥瑣的笑容道:“醫生,你長得好好看?!?/p>

      花夏:“......”用冰冷的眼神掃了一眼林譽,花夏坐下開始干自己的事。林譽打了個激靈,冷不丁清醒很多,又很委屈道:“醫生,你為什么不理我?我長得這么帥你為什么不理我?”

      胡恩俊一把拉住林譽,小聲的說:“譽子,算哥求求你了,不要耍酒瘋了?!?/p>

      林譽皺眉:“狐貍,我沒醉,都說了我沒醉。你看我還能走直線呢?!闭f著就在病房里扭著腰開始走蛇形。

      胡恩?。骸?.....”花夏看了一眼,語氣沒什么起伏道:“你們可以走了,小黃,下一位?!?/p>

      小黃看著這一幕笑出聲來,聽到花醫生的話趕緊止住笑意,沖著門外喊:“下一位,張三?!?/p>

      看見花夏送客的眼神,胡恩俊趕緊諂笑兩聲連拖帶拉的把林譽扯了出去。邊扯邊聽見林譽的叫聲:“醫生,你喜不喜歡我啊,醫生...”

      等到下班,花夏將白大衣收拾好,換上便裝,從一邊的包包里掏出一支棒棒糖,撕開包裝袋放進口里。滿足的噫嘆一聲,隨后面無表情的往醫院大門走去。

      在她身后,傳來一陣陣的嘀咕。

      “花醫生今天還是沒笑呢。要是能看見花醫生笑就好了?!?/p>

      “對啊對啊,花醫生好美,可惜看上去太不好接近了?!?/p>

      “我倒是覺得愛吃糖的花醫生好萌,上次我偷偷在花醫生桌子上放了一包糖,花醫生吃了呢?!?/p>

      “真的真的嗎?小麗你好狡猾,我也要放糖,我也要花醫生的寵愛?!?/p>

      ......

      A市的交通一如既往的堵,花夏打開車窗看著堵的水泄不通的長流,面無表情的從車上小柜子拿出一罐糖果,倒出一顆放進口里細細品嘗起來。

      片刻之后車流開始前進?;ㄏ膩淼綉T常吃飯的小店,對著老板娘道:“一份魚香肉絲蓋澆飯,一份番茄炒蛋蓋澆飯,再來兩碟鹵肉絲。打包”

      老板娘帶著笑意熟絡道:“是小夏啊,馬上馬上,稍等片刻啊?!?/p>

      花夏點點頭,身子側向一邊不去擋住進店的客人。

      馬路上滿是低頭行走,神色匆匆的陌人,花夏看著他們,不知道是透過他們看到了自己還是別的,許久才移開眼。

      恩,今天的天空少見的藍,可惜沒人能看見。

      林譽踉踉蹌蹌的走在林蔭道上,胡恩俊在他身側聽著他說醉話:“狐貍,我還想再吃一只蝦,不,兩只”還伸出手指頭比劃一個二。

      “狐貍,那個醫生長得真好看,她笑起來真好看,真好看?!?/p>

      胡恩俊沉默:那個醫生明明沒有笑過。

      林譽抬起頭,透過樹枝看向蔚藍的天空,裂開嘴笑道:“狐貍,今天的天好藍啊?!?/p>

      胡恩俊點點頭:“恩,是很藍?!彼?..這就是你執意下車在馬路上亂晃的理由?

      拿到外賣之后,花夏拐個彎,看著不遠處的居民區抿嘴。在路過一處自行車車篷時停下,然后將手里提著的魚香肉絲蓋澆飯放在一旁的臺階上,細心的用衛生紙墊上?;ㄏ臐M意的點點頭,繼續往前走。

      夜幕降臨,一個饑腸轆轆的年老流浪漢正抱著盒飯吃的一本滿足。

      花夏打開盒飯,將飯菜倒在家里的碟子上,想了想,又從冰箱里拿出一串葡萄和一盒酸奶,還有一小罐蜂蜜,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然后放心的接通視頻,看著視頻里正精神抖擻大嗓門的媽媽,花夏不由的彎了眼角。

      “夏夏,下班了,今兒吃的什么?”花母擦擦汗一邊調轉鏡頭將鏡頭對準餐桌:“今兒你周叔心情不好,只能吃面條拌咸菜?!?/p>

      花夏默默將鏡頭對轉自己的晚餐,果然,視頻里面立馬傳來花母羨艷的聲音:“夏夏,我也想吃番茄雞蛋?!?/p>

      花夏拿筷子夾了一筷子的番茄雞蛋在花母面前晃悠一圈之后放進自己的嘴里,此舉又引來花母的哀嚎:“老周,我也想吃番茄雞蛋?!?/p>

      “別想了,有面條吃就好不過了?!闭f著鏡頭換了一個人。周叔調了調鏡頭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更帥一點,又盯著花夏看了幾眼道:“夏夏,你是不是沒有好好吃飯啊,都瘦了?!?/p>

      花夏摸了摸自己的臉,道:“有好好吃飯?!?/p>

      “按時吃飯就好,別嫌周叔嘮叨,你們這些年輕人一定要好好吃飯知道不?不要減肥什么的知道不?”

      “恩,不減肥?!被ㄏ狞c點頭。

      那頭周叔滿意的點點頭,手機又被花母給奪走:“老周你番茄雞蛋都不給我吃,今天你少拿兩分鐘的手機?!?/p>

      說著又笑成一朵大菊花道:“夏夏,你什么時候回來???都好久沒有看見你了,怪想的慌?!?/p>

      周叔湊上前,勉強得到一個鏡頭:“夏夏,你回來就給我打電話,我們做油燜大蝦,做紅燒肉吃?!?/p>

      “恩,下個星期有兩天假,回來?!被ㄏ牡?。

      “真的嗎?那真的太好了。夏夏你一定要按時吃飯知道嗎?”花母語重心長道。她實在是不放心啊,她這個女兒特別喜歡吃一些垃圾食品,都這么大的人了還不太會照顧自己??墒桥畠捍罅艘矐撚凶约旱纳盍??;负芏鄷r候也是有心無力,只能要求女兒每兩天給家里打一通視頻電話,看看她吃的什么,才能勉強放下心來。

      一想到這,花母又道:“夏夏,少吃點糖知道嗎?你一個醫生也比我懂,吃糖吃多了容易蛀牙知道嗎?”

      花夏小幅度的皺皺眉,有些糾結:可是她喜歡吃糖,改不過來。

      周叔不滿道:“夏夏喜歡吃糖怎么能不讓夏夏吃呢,夏夏不要緊,吃哈。不過不能吃多知道嗎?”

      花夏松開眉頭點點頭道:“好,不吃多?!?/p>

      等到掛掉電話時,飯菜已經冷了?;ㄏ陌瘟艘豢诘阶炖?,恩,還能吃,不冷。然后放心的開始大口吃起來。

      吃完后,花夏洗完澡進臥室,拉開旁邊彩虹色的儲物柜,看著里面琳瑯滿目的各色糖果,手指輕輕拂過:今天晚上,吃哪個比較好呢?

      








    二、相親


      接到親生父親電話時,花夏正在給一個細菌感染的病人開單。聽到電話那頭想要見見她的話也只是點點頭,輕聲恩了一下。

      夏父很驚喜道:“那就不打擾你了,中午我在你們醫院樓下等你可以嗎?”語氣很小心翼翼。

      花夏開完單道:“好?!?/p>

      花母和夏父兩人是和平離婚,那個時候花夏九歲。離婚的原因花夏也記不太清了。不過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夏父每次打電話過來都是一副戰戰兢兢愧對于她的樣子。

      但花夏其實并不是很在意。雖然父母離婚了,但彼此之間也還有聯系。雖然各自成家,但對于他們兩人來說,花夏是他們唯一的親生女兒,所以對花夏也是百般好。

      剛開始他們還以為花夏性子日漸冷淡是因為他們的錯,等到花夏長大之后才發現只是性子使然?;ㄏ?...本不是一個喜歡多話的人。

      下班,花夏一眼就看見守在大門口的夏父。五十來歲的夏父看起來還是很精神,西裝革履精神飽滿,并且沒有年到中年就發福的癥狀。

      “夏夏?!笨匆娀ㄏ?,夏父大邁步上前一把接過花夏手里的包道:“我已經訂好地方了,先去吃飯吧?!?/p>

      花夏點頭,看了眼夏父道:“沒胖,很好?!?/p>

      夏父聽聞立馬笑的眼睛瞇起,一手摸了摸肚子道:“是吧,我前兩天還去健身房鍛煉了。不過人老了就是比不上那些年輕人咯?!?/p>

      花夏搖搖頭道:“你很好,很年輕?!?/p>

      夏父眼睛又笑的瞇起道:“那爸爸這個樣子夏夏覺得帥嗎?我看我們公司好多小姑娘喜歡追星,夏夏喜歡嗎?喜歡的話爸爸為你要那個什么簽名照?!?/p>

      花夏停下想了想道:“帥,不喜歡?!?/p>

      夏父聽聞點點頭道:“就是嘛,追什么星嘛,追爸爸就夠了是不是啊夏夏?”

      花夏看他一眼沒說話。夏父訕訕笑了兩聲。

      私房菜離醫院很近,到達目的地也不過五分鐘的樣子。跟隨服務員來到包廂,夏父又道:“我上次聽你媽說你不好好吃飯,有這回事嗎?”

      花夏皺眉思考了很久才道:“就一回?!本湍敲匆淮我驗樘Τ粤伺菝姹换复街缶鸵恢北荒钸恫缓煤贸燥?。

      “一次啊,那還好。以后沒時間可以來這里吃飯或者點這里的外賣知道嗎?爸爸這里有貴賓卡,你拿著?!被ㄏ臎]有拒絕,她爸爸交友廣泛,這個私房菜多半是他朋友開的。

      不過這個私房菜在她們醫院也很有名,聽說不能帶外賣。沒想到...花夏又看了夏父一眼。

      夏父把手里一直提著的袋子遞給花夏道:“我同事上次去了一趟法國,這是我讓他帶回來的糖果,你看看喜不喜歡?!?/p>

      聽到是糖,花夏接過看了眼包裝道:“好吃,喜歡,謝謝?!?/p>

      “喜歡就好,喜歡就好?!毕母改抗鈴幕ㄏ纳砩弦崎_道:“不過不能多吃知道嗎?吃多了容易蛀牙?!?/p>

      花夏皺皺眉然后點頭,面露糾結道:“好吧?!?/p>

      夏父這才微笑,等到吃完飯小憩時,夏父糾結好一會兒才道:“夏夏,本來我不想說的,可是吧,你媽也一直催我,我想了想還是說吧?!?/p>

      花夏抬頭疑惑的看著夏父。

      夏父咬牙道:“夏夏有沒有喜歡的人?夏夏你26歲了還沒有談過戀愛,爸怕...”

      花夏搖搖頭道:“沒有?!?/p>

      “夏夏你不要怕,爸爸開放的很,就算你不喜歡男生喜歡女生也可以,爸爸就希望你能找到伴?!?/p>

      花夏:“......”什么...鬼?

      看到花夏疑惑的表情,夏父呵呵傻笑兩聲道:“夏夏,既然你還沒有喜歡的人,要不要爸爸給你介紹一個?對方是檢察院的一個小伙子,人很好,長得也很不錯,我看中他很久了。當然,要是你不想去也可以不去,爸不逼你?!?/p>

      花夏思考兩分鐘之后點點頭:“可以,去?!?/p>

      “好,那爸就跟人說了啊?!毕母搁_心的確認一遍道。

      花夏點點頭。

      坐在辦公室里,花夏突然想到以前花母對她說過的話,不由的扯動嘴角。

      “夏夏,你還記得隔壁的沈阿姨嗎?她女兒結婚了,唉,我還比她大三歲呢,結果一轉眼她女兒都結婚了?!?/p>

      “夏夏,隔壁沈阿姨女兒懷孕了,你說怎么這么快呢?她女兒才24歲啊,好羨慕她這么快就能抱孫子孫女了?!?/p>

      “夏夏,生了生了,是個閨女。白乎乎的樣子不知道多可人呢。唉~我老了,我也想抱孫子孫女,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抱上哦?!?/p>

      “夏夏......”

      快下班的時候夏父就給她打電話,特意囑咐她:“夏夏,我把他基本信息發到你的手機上了,出門的時候稍微換一件衣服。他現在在銀座咖啡等你,加油哦夏夏?!?/p>

      花夏點點頭,輕聲恩了一聲。

      胡恩俊正襟危坐目視前方,旁邊的林譽正百無聊賴的趴在桌子上摳著桌角。一邊摳一邊問:“狐貍,你怎么就要相親了呢?”

      胡恩俊眼神都沒給他一下道:“知道我相親你還賴著不走?”

      林譽哈哈笑道:“我這不是為了破壞你們相親嗎?要是看見你相親對象過來,我就立馬撲在你的身上冒充你男朋友,哈哈哈哈?!?/p>

      胡恩?。骸?.....”寧拆一座廟不毀一姻緣知不知道?

      “狐貍,你真的想相親嗎?相親有什么好的,萬一相到一個長相不佳脾氣不好的女人怎么辦?”

      胡恩俊不說話。

      林譽繼續潑冷水:“我看啊,你今天相親注定要失敗了,因為有我在身邊。明眼的姑娘一看就知道我比你風趣幽默,十個里面肯定十個選我?!?/p>

      胡恩俊眉頭皺起。

      林譽繼續道:“哈哈哈哈,畢竟小爺這么帥,人見人愛是應該的哈哈哈?!?/p>

      花夏按照地址開車過來,就看見指定位置上正坐著兩個人,不由一愣:這個...是什么情況?

      走上前,花夏問道:“胡恩???”

      胡恩俊看向花夏微微一愣,冷面醫生?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林譽伸長腦袋道:“哇塞,美女。不過怎么感覺這么熟悉呢?”

      花夏歪著頭想了想,認出了兩個人,就是不知道誰是今天相親的對象了。

      “怎么這么熟悉呢?”林譽皺著眉頭嘟囔兩句,然后胳膊戳戳胡恩俊道:“狐貍,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這個醫生?”

      胡恩俊微微點頭道:“上周,仙兒訂婚禮你喝醉酒過敏,就是這個醫生?!?/p>

      林譽恍然大悟,然后看向花夏又看向胡恩?。骸昂?,這個醫生我喜歡,是我的菜?!?/p>

      胡恩俊皺眉:“這個別亂來?!比缓笪⑿聪蚧ㄏ牡溃骸盎ㄡt生真巧,我是胡恩俊,你請坐?!比缓鬄榛ㄏ睦_座椅。

      花夏看了眼兩人,然后坐下。恩,初次見面沒有心動的感覺,看來兩個人她都不喜歡。

      胡恩俊以眼神示意林譽滾一邊去,林譽撇撇嘴對著花夏訕笑一聲道:“你們聊你們聊,我去吃點東西?!?/p>

      然后起身坐到不遠處招呼服務員點了一大堆東西坐著偷窺他們兩個,不放過兩人的一舉一動。

      林譽:真是虧了,他剛才就應該撲到狐貍身上冒充他男朋友的。話說這個醫生長得真好看啊,他好喜歡。就是不喜歡笑,要是笑起來就好了,還不太喜歡說話,恩,他喜歡說話。正好一對。

      胡恩俊將單遞給花夏,微笑道:“花小姐喜歡喝什么?”

      花夏看了眼單子,對著守在一邊的服務員道:“一杯焦糖瑪奇朵,一份藍莓慕斯。謝謝?!?/p>

      胡恩俊朝服務員笑了笑道:“我要一杯摩卡,謝謝?!?/p>

      然后相顧無言。

      許久,等到甜品飲料上來之后,胡恩俊才干咳兩聲挑起話題道:“花醫生是皮膚科的醫生?上次我朋友喝醉酒真的是很不好意思?!?/p>

      “恩,沒什么?!被ㄏ姆畔虏孀涌粗骺〉难劬φf話,沒聽到回答又低下頭叉起一小塊蛋糕開始吃起來。恩,甜甜的,酸酸的,好吃。

      “額,花醫生平時喜歡干什么?”胡恩俊繼續發問。

      “發呆?!?/p>

      “花醫生有最喜歡吃的食物嗎?”胡恩俊堅持不懈。

      “糖?!?/p>

      “花醫生......”

      “......”

      良久,再沒有聽到回答,花夏開始滿足的吃起面前的蛋糕來,恩,她吃東西的時候最不喜歡別人打擾了。

      胡恩俊挫敗的揪了揪自己兩厘米的頭發,一臉無奈的看著面前的人吃著東西。

      雖然他對這位醫生挺有好感的,可是這位醫生太冷了,他有心無力。

      林譽笑的跟個偷了腥的貓一樣在旁邊樂不可支的咬著叉子,一邊欣賞狐貍的慘狀一邊欣賞花醫生的顏。

      恩,這位醫生真有趣。他好久沒有看見狐貍這么吃癟了。

      良久,吃完之后,花夏放下叉子看著猶如便秘一樣的胡恩俊,略微思索就明白了。她道:“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不用管我?!倍?,這幅樣子應該是有急事。

      胡恩?。骸?.....”什么?我不忙啊。

      看胡恩俊沒說話,花夏道:“那...我有急事,我先去忙了。這頓我請。謝謝你的招待?!闭f完下腳如有神走的飛快。

      胡恩?。骸?.....”

      看到花夏走出咖啡館,林譽再也忍不住跑過來,坐到花夏剛剛的位置上笑道:“哈哈哈哈,這位醫生太好玩了。她說的謊能不能走點心啊,哈哈哈哈?!?/p>








    三、過敏


      胡恩俊沒說話,只是嘆口氣拿起摩卡喝了口道:“看樣子她對我沒有興趣?!?/p>

      “哈哈哈哈?!绷肿u又忍不住笑起來,道:“她都扯謊說她忙了她肯定對你沒有興趣啊,哈哈哈哈??墒沁@位醫生好有趣,我對她很有興趣?!?/p>

      “她是夏啟明的女兒?!焙骺≌f。說著又看了眼林譽道:“我記得夏薇薇在追你?!?/p>

      林譽撇撇嘴道:“夏薇薇能和花醫生比嗎?就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丫頭罷了?!闭f著林譽又道:“夏薇薇是花醫生的妹妹?”

      胡恩俊點點頭:“聽說沒有血緣關系?!?/p>

      林譽沒當回事,看著面前被吃光的藍莓慕斯托盤和喝光的焦糖瑪奇朵道:“狐貍,你對花醫生感興趣不?不感興趣我去追了?!?/p>

      胡恩俊點點頭道:“那你去吧,我招架不住?!?/p>

      林譽又笑了,像一只正在開屏吸引雌孔雀的雄孔雀一樣,驕傲且志在必得。

      花夏回到家后也沒當一回事,接到夏父的電話也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不合適?!?/p>

      聞言,夏父也沒多說什么,只是在思考還有哪幾個青年才俊能夠配得上他家夏夏。

      看到手機里的陌生短信,花夏沒當一回事照常清理掉。恩,這個段子肯定又是不知名的廣告商的促銷手段。

      等了好久都沒有收到來信,林譽有些氣餒的放下手機。這個搞笑段子是他特地上千度查的,當初他可是因為這個段子笑了很多次的??磥砘ㄡt生的笑點比較高。

      恩,他再換一個。

      所以每天早上花夏都能收到某人殷勤的短信,一天三次內容不帶重復的。

      早上:早上好,愿你早起都有好心情。問茉莉花、玫瑰花、太陽花那一朵花最沒力?

      中午:中午好,早上的小提問知道答案了嗎?正確答案是茉莉花。因為好一朵美麗(沒力)的茉莉花。你知道怎么使麻雀安靜下來嗎?

      晚上:晚上好,愿你做個美夢。中午的答案是壓一下,因為壓(鴉)雀無聲啊。

      可惜,這些短信林譽都沒有收到回信,因為花夏把它當做垃圾短信全部清理掉了。

      林譽皺著眉頭想了又想,難道是笑話不好笑?可是他聽到的時候都笑了很久很久。

      非譽律師事務所的小張看見林譽皺著眉頭,忍不住上前詢問道:“老大,怎么了?”真是稀奇啊,他已經連續好多天看見老大緊鎖眉頭了。

      林譽抬頭看了一眼小張道:“小張,你有女朋友嗎?”小張點點頭道:“有啊老大?!?/p>

      林譽驀地抬起頭,喜悅的問道:“那你知道怎么追女孩嗎?”

      “???”小張驚訝的反問道:“老大你還需要追女孩嗎?”不是他說,他家老大真的是又有才又有貌又有錢,為人還幽默風趣。這樣的人還需要去追女孩嗎?

      沒好氣的瞪了小張一眼,林譽反問道:“我怎么就不能追女孩了?”

      “沒沒沒,老大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你的條件這么好,不用追就有一大堆女孩上來追你啊?!毙埥忉尩?。

      林譽繼續低下頭不想理這個蠢蛋,只是語氣有些懨懨道:“那我給一個人發了一周的短信,可是她一條都沒有回?!?/p>

      小張想了想,疑惑道:“難道是她換號了不知道老大你是誰?”

      林譽撇了他一眼沒說話,小張又道:“老大,那她知道你是誰嗎?”他還是不能理解到底是誰居然會拒絕他們老大。

      林譽陡然抬起頭恍然大悟道:“對啊,她還不知道我是誰怎么可能會回我,我真是傻?!闭f著錘了錘自己的腦袋。

      小張訕笑兩聲趕緊溜走,見證了上司傻乎乎的一面,還是趕緊跑為好。免得知道的太多被殺人滅口。

      為了感謝小張,林譽決定給他加一個月的工資,但一轉頭小張已經不在了。林譽搖搖頭沒多想立刻興致勃勃的給花夏發短信,這次還特地進行了一番自我介紹。

      花夏再次收到這個信息,不由的有些惱火:每天都要清理這些垃圾信息,真的是太麻煩了。算了,還是拉入黑名單吧。

      屢屢碰壁的林譽忍不住向好友哭訴,許生此時正忙著做菜給白熙陽吃,聽到林譽的求救電話也只是輕描淡寫一句:“我當初就是靠美食征服陽陽的,你可以學做菜?!?/p>

      林譽想了想,還是算了吧。他這輩子都不想進廚房,實在是過往太慘痛。

      狐貍正忙著辦案,聞言也只是丟下一句:“加油,實在不行你可以去醫院追求她?!?/p>

      林譽眼睛一亮:咦,這個可以有。

      花夏打了個哈欠,連續坐了一上午的班,實在是有些累了。但今天還有兩個病人要看,花夏只能打起精神,從旁邊的抽屜里掏出一小塊薄荷糖丟進嘴里。剎那間涼爽撲面而來。

      花夏打了個激靈,瞬間清醒過來。面無表情的對小黃點頭。小黃秒懂,朗聲道:“下一個?!?/p>

      林譽捂著臉靜靜等候自己的名字,海鮮過敏的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了,而且還有損他帥氣的形象。

      聽到自己的名字,林譽趕緊進去,看到花夏立馬笑的跟朵花似的道:“花醫生,真巧真巧啊?!?/p>

      小黃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ㄏ撵o靜的看了眼小黃,又將視線轉移到林譽身上,仔細看了眼林譽的情況道:“不嚴重,涂點藥膏就好?!?/p>

      林譽一個自認為帥氣的甩頭道:“那勞煩花醫生開單子?!比缓竽谝贿厰[pose。

      花夏開完單子看見還沒有走的林譽,不由有些納悶:這人怎么還不走?

      擺了半天造型的林譽有些郁悶:怎么花醫生還沒有抬頭看自己,他這個姿勢帥不帥?

      “林先生,領完單子沒什么事就可以走了,后面還有人排隊?!?接受到花醫生投過來的目光,小黃硬著頭皮打斷林譽道。

      “哦,這樣啊?!绷肿u沮喪的低下頭,馬上又眼神炯炯的抬頭對著花夏道:“花醫生,我可以請你吃中飯嗎?”

      花夏頭也不抬道:“不能?!?/p>

      林譽:“......”你怎么可以這么無情這么冷酷這么無理取鬧?

      這人眼睛是抽筋了嗎?花夏看著林譽拋過來的媚眼在心里暗忖道。最后林譽只能一步三回頭的離開病房。

      看見林譽離開,小黃立馬八卦的對著花夏道:“花醫生,那個精英男肯定是喜歡你,可惜流水有情落花無意啊?!?/p>

      花夏沒說話,不過心里是不信的。那位先生應該只是無聊罷了。

      林譽沮喪的回到律師事務所的時候,小張正一臉八卦的湊上前對著林譽道:“老大,客廳有一位美女在等你,等你一個多小時了?!?/p>

      林譽點點頭轉身往客廳走去,等到看到客廳那抹粉紅色的身影時,不由的腳步一滯連忙轉身往外走去。

      夏薇薇抬頭正好看見準備離開的林譽,不由的興奮起來,聲音充滿喜悅道:“師兄,你回來了?!比缓笠苫蟮溃骸皫熜帜愕哪樤趺醋兂蛇@樣了?是過敏了嗎?去醫院看過沒有?”

      逃跑不成,林譽轉身耷拉著臉轉頭苦唧唧的看著夏薇薇道:“你怎么來了?”

      夏薇薇理所當然道:“我來找師兄啊,師兄吃飯沒有,我們一起去吃飯吧?!?/p>

      林譽摸摸肚子打了個嗝毫無形象可言道:“我已經吃飽了,你自己吃吧?!?/p>

      “師兄怎么這樣???”夏薇薇拉高嗓子喊道。

      “我就是這樣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了?!绷肿u板著臉一本正經的開口:“我都說了我只當你是學妹,你也不適合我。所以你別白費力氣了?!?/p>

      “那誰適合師兄?”夏薇薇皺著眉嘟著嘴,道:“我不管我不管,反正師兄是最適合我的人了?!?/p>

      林譽長嘆一口氣無可奈何道:“隨便你了隨便你了,我要午睡了,你隨便?!?/p>

      然后氣哄哄的往辦公室跑,進辦公室之后順帶鎖個門,免得她偷偷摸摸的進來。

      夏薇薇傻笑的站在沙發邊一臉幸福的環繞四周,在心里下定決心:等她畢業了她也要進師兄的事務所,兩人朝夕相對,然后...就可以這樣那樣了。

      小張看見老大往辦公室走,以為客廳的人已經走了。然后轉身往客廳走去,結果正好與夏薇薇撞上。

      “你這人怎么不看路???是沒有長眼睛嗎?”夏薇薇一個踉蹌,拉扯了一下自己的粉色吊帶裙埋怨道。

      小張傻笑兩聲撓撓頭道:“對不起啊,我以為客廳沒有人所以走路略快了點?!?/p>

      “算了算了,不跟你一般計較?!毕霓鞭卑欀紱]好氣道。她看了一眼小張,眼神轉了一下開口道:“你是我師兄事務所的員工吧?”

      小張反應過來她說的是老大,點點頭說:“是啊,我是今年的實習生?!?/p>

      夏薇薇點頭,有些嫌棄的看了眼小張身上穿的衣服,鄙夷藏不住道:“你身上穿的是工作服嗎?好丑啊,以后我工作的時候可不可以不穿啊?!?/p>

      小張不高興的低下頭沒說話。

      “你這人沒長耳朵嗎?我跟你說話你聽不見嗎?”夏薇薇不高興的蹙眉道:“算了算了,問你個事,有別的女人來事務所找過師兄嗎?”

      “啊,對了,我突然想起來我有事,我先走了,你慢慢看啊?!毙堈屑懿蛔G下一句話撒丫子往外跑去。

      他終于明白老大為什么呆了兩分鐘就跑了,是他他也跑。








    四、約會

      “哼!”夏薇薇跺跺腳生氣的挎著自己的香奈兒小包往外面走去,她記住這個沒禮貌的員工了。

      下次一定要讓師兄開除他。

      吃過午飯,花夏回到病房的時候小黃告訴她剛剛劉醫生來找過她,不過她不在。

      花夏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十來分鐘后,劉正浩抱著一個小罐子熟門熟路的敲響了花夏辦公室的門。

      “夏夏,還在忙嗎?”劉正浩探出一個腦袋詢問道。

      花夏邊整理東西邊道:“還有一個病人?!?/p>

      “哦,這樣啊?!眲⒄朴值溃骸拔矣浀媚氵@周是輪休吧,我這周也是啊。夏夏這周有約嗎?”

      “輪休,沒有?!眲⒄坡冻鲆粋€喜悅的笑容走進來,將手里的小罐子放到桌子上道:“這是我上周去交流會買的特產,我科室的其他人我也給他們帶了?!?/p>

      花夏聽聞收下亮晶晶的糖罐子,道了一聲:“謝謝!”

      看見花夏收下小罐子,劉正浩笑瞇了眼。劉正浩沒有說的是他的確給其他人也帶了特產,但那些特產都是在一家店統一買的。而給她帶的糖是他跑了幾條街特意買的。

      “跟我道什么謝啊,按關系你還要叫我一聲師兄呢?!被ㄏ臎]說話,只是點點頭。

      “對了,夏夏,你這周調休沒什么事的話可以陪我一起去看個電影嗎?上個星期朋友給了我兩張電影票但一直沒找到人去看,我思來想去就找到你了??梢圆??”劉正浩目光炯炯期待的看著花夏。

      花夏蹙眉疑惑的看著劉正浩,有些不敢相信的拋過去一個眼神:你還會找不到人一起去看電影嗎?

      雖然她和劉正浩不在一個科室,可是她也是聽過劉正浩的名字的,什么溫文爾雅紳士的代名詞啊什么的。就連她們辦公室的小黃都時不時討論一下劉正浩。

      整天都是“劉醫生又怎么怎么了,劉醫生穿了什么什么的?!?/p>

      所以這樣的劉醫生突然跟她說找不到人一起去看電影,花夏內心是懷疑的。

      “呵呵!”劉正浩摸摸鼻子傻笑兩聲道:“因為夏夏,我想要一個安靜的觀影環境,可是一個人去...”劉正浩的表情正好呈現出兩分落寞道:“要是夏夏不愿意的話,我就一個人去吧?!?/p>

      “什么電影?”花夏問道。

      聽到花夏的話,劉正浩驚喜的抬頭看著花夏,眼中星光點點道:“是最新上市的,叫《猛鬼下山又上山》?!?/p>

      這個片名,一聽就是一個嚇人的鬼片。

      花夏表情凝固了幾秒,微妙的小幅度扯了扯嘴角,然后點頭道:“好?!倍?,其實她一直沒有告訴別人,她還挺喜歡看鬼片的。

      看那些艷俗的發型服裝,不嚇人搞笑的妝容什么的。但這有礙于一個醫生的形象,所以她還沒有去電影院看過。

      劉正浩將票給花夏,然后疑惑的離開:他剛剛是不是看見夏夏微笑了?

      花夏擺弄著手里的電影票,眉眼間罕見的露出幾分糾結:到時候她應該鎮靜的看電影呢?還是驚嚇的看電影呢?

      很快到了約會這天,花夏很早就開車來到電影院門口,看見來來往往相擁而笑的情侶,花夏駐足,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哪怕明知道未來可能不會在一起,這些人現在也還是這么開心嗎?

      手機響起,花夏低頭看了一眼,是劉正浩發過來的消息,他現在路上堵車,讓她先進電影院坐一下,他馬上就來。

      花夏收好手機,隨著人流進到電影院。

      林譽一把勾住胡恩俊的脖子道:“狐貍,仙兒拋棄了我們,難道現在你也要拋棄我嗎?”

      胡恩俊嫌棄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所謂的不拋棄就是陪你看鬼片嗎?那我寧愿拋棄你?!?/p>

      林譽立刻捂住臉假裝啜泣道:“狐貍,我就知道你不愛我了,可是...就算你不愛我,我也依舊還是愛你的?!?/p>

      “哪怕你要辜負我,讓我獨自一個人...”這樣似是而非的話更容易引人遐想。

      胡恩俊表情凝固一秒,他敏銳的察覺到旁邊站著的幾個人向他投來微妙的眼神,其中甚至有一個女孩想要沖上來,被同伴攔住之后還憤憤不平,義憤填膺的朝他呸了一聲:“人渣!”

      胡恩?。骸?.....”

      “好了好了,我真是怕了你了?!焙骺⊥讌f的嘆氣道:“我真是服了你了,這次你要看什么鬼片?”

      林譽從指縫中眨眨眼,看見胡恩俊委屈巴巴的臉笑出來,帶著小孩子成功惡作劇之后的得意道:“我們去看《猛鬼下山又上山》,我特地研究過了,這肯定是一部喜劇,這個名字這么搞笑,應該嚇不到我了?!?/p>

      胡恩俊朝他鄙夷的看了一眼,說:“我真是搞不懂你怕鬼怕的要死,為什么每個月都要去電影院看一下最新出的鬼片呢?”說完胡恩俊一副我什么都明白的表情,詫異道:“你不會是抖M吧?”

      林譽:“......”

      你才抖M呢。

      最后兩人還是買了兩張電影票,林譽找座位的時候一眼看見前方的背影,莫名的熟悉。他循著電影票的座位走過去,咦?

      “花醫生!”林譽笑的跟朵花似的,朝花夏招手道:“花醫生好巧,你也來看鬼片???”

      花夏看了眼林譽,點點頭,然后默不作聲的繼續朝大屏幕看去。林譽看了眼正在放廣告的屏幕,一屁股在花夏身邊坐下,胡恩俊在林譽左邊坐下。

      “花醫生,我們真是有緣分啊,座位都連在一起呢?!绷肿u繼續搭訕。

      “恩?!被ㄏ某髁艘宦?,繼續端正坐著,目不斜視。

      林譽摸摸鼻子,這個場景他突然回想起了讀書時代,他讀一年級的時候前排就是一個時時刻刻背著手端正坐著的小女孩,然后他永遠是那個翹起二郎腿在凳子上呆不到三分鐘的淘氣包。

      真是糟糕的回憶。

      “花醫生,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嗎?”林譽不放棄絞盡腦汁開始拼命想話題。聽到這句話,花夏楞了楞,然后轉頭對著林譽道:“不相信?!?/p>

      然后用一種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了眼林譽:小時候老師就說過要相信科學,他小時一定不好好讀書。

      看林譽有點呆,花夏在心里微弱的嘆口氣,不過面上沒顯示出來,好心的對林譽多說了兩句:“相信科學!”

      傻孩子,她只能幫他這么多了。

      好像被鄙視了,林譽尷尬的朝花夏笑笑,然后轉頭瞪了眼笑的正歡的胡恩俊,小聲罵道:“狐貍,你笑毛線?”

      胡恩俊干咳兩聲,抬頭挺胸收腹,目視前方,道:“相信科學?!?/p>

      林譽:“......”他還是黨員呢,他肯定相信科學啊。哼!

      “夏夏,這是你朋友?”劉正浩過來的時候看見花夏頭正轉向林譽這邊,有些好奇的詢問了一句。

      林譽看著走過來的劉正浩,又看見他正好坐在花夏的右邊,眼神瞪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哆嗦道:“夏...夏,花醫生,你有男朋友了?”

      聽到這句話,劉正浩微妙的帶著竊喜的笑了笑,花夏疑惑的微微偏頭,說:“沒有?!?/p>

      劉正浩失望了一秒,隨機又打雞血的想:夏夏都跟自己出來看電影了,四舍五入都是自己女朋友了,不急不急。

      聽到這句話,林譽放寬心,長吁口氣道:“那就好那就好,花醫生你還小,不急不急。實在是急的話也可以考慮考慮我?!?/p>

      似乎被林譽的厚臉皮給唬住了,花夏沒說話,正好這時電影開始,花夏便不再搭理他,轉頭認真的開始研究電影來。

      林譽轉頭與劉正浩的目光對視,想到什么,林譽朝劉正浩露出八顆牙齒,然后轉頭學花夏正襟危坐的看電影。

      劉正浩垂下眼,看見兩人如出一轍的姿勢,有些胸悶氣短,但馬上很好的將負面情緒壓制住。默默的轉頭看了眼花夏,從她的臉上掃過,像是遮掩什么一樣趕緊將視線投到電影上,并深深的吸了口氣。

      胡恩俊皺著眉隱晦的看了眼劉正浩,是自己感覺出錯了嗎?怎么感覺哪里不對的樣子。

      想了想,沒想通,胡恩俊也轉頭聚精會神的開始看電影起來。

      開頭是很俗套的,一行人作死的去山上露營,他們主要的目的是去探險:聽說那座山上塵封著一具千年老尸,有很多人慕名前來但都失望而歸。

      并沒有人真正的見過這具古尸,也沒有人遇到過什么靈異事件。

      然后這行六個人兩女四男的作死小分隊開始了他們的作死旅程。

      花夏打了個哈欠,覺得有些索然無味。她對這樣作死的行為一向沒有什么好感。

      “是困了嗎?”劉正浩轉頭關切的小聲問道?;ㄏ膿u搖頭繼續看,只是視線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林譽。

      這人...為什么一直打著哆嗦?是空調開得太低了嗎?

      夜晚來臨,按照劇情肯定會有人憋不住想要上廁所,然后獨自一人作死的跑到遠方。然后...再也沒能回來。

      花夏等著,結果她錯了。這部電影居然沒有這么寫。

      的確有人去上廁所,不過這兩個女孩子怕,所以叫醒了同行的另一個男孩子。最后...六個人轟轟烈烈結伴而行去上廁所。

      但...回來卻是七個人。









    五、鬼片


      “你有沒有覺得...我們的人好像多了?”忍了很久,一個女孩子終于哆哆嗦嗦的開了口。

      林譽打了個激靈,想看又不敢看的閉上一只眼,然后覺得一只眼居然看的更清楚,不由的絕望將兩只眼都閉上。

      可是這樣聽得更清楚,而且...看不到才是最恐怖的。林譽腦子一直在飛速的運轉,最后只能將兩只眼都睜開。

      他慫唧唧的看了眼胡恩俊,這廝看的正起勁。又看了眼花夏,發現花夏看的聚精會神,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

      林譽不禁覺得自己很慫。

      不能在女神面前露丑,林譽在心里安慰自己,然后不經意的將自己往花夏那邊縮了縮。

      女1的話引起軒然大波,六個人開始找他們到底多出了誰??墒撬麄償祦頂等グl現...其他六個人自己都認識啊,都叫得出名字啊。是他們六個人一起來參加的啊。

      這樣一來...只有自己是最不對勁的。

      恐懼一瞬間開始彌漫,這時還配上了幽怨空靈的聲音。

      林譽打了個哆嗦,又往花夏旁邊移了移,等到花夏感覺不對勁的時候,林譽的腦袋已經蹭到了她的胳膊,還不停的動來動去。

      花夏:“......”

      她終于知道了,這個男人居然怕鬼。

      花夏莫名的想笑,但這樣可能會刺傷他的自尊心,于是花夏罕見的微微扭曲臉,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

      這幅樣子在林譽看來就是害怕的樣子。于是林譽大義凜然的拍了拍自己的胳膊,對著花夏說:“花醫生,要是你怕的話可以靠在我的胳膊上,或者拉著我的手?!?/p>

      聽到這話的劉正浩朝林譽投去一個鄙視的眼神。不要以為他沒看見他剛剛怕的直哆嗦的樣子,現在還敢表現出自己膽子大的樣子。真的是太無恥了。

      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花夏本想拒絕,但轉頭卻看見林譽期待的眼神,不知怎的,拒絕的話梗在喉間,再也說不出來。

      花夏點點頭,林譽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然后趕緊將手伸過去,趁花夏反應過來之前把握好時機。

      花夏并沒有抓住林譽的手,而是移了移身子,往林譽的方向靠近了點。

      雖然沒能牽手,但這樣林譽也是很滿足的。他往花夏方向移了移,直到身子貼到靠椅才停下來。

      在劉正浩看來,就是花夏與林譽兩人頭靠頭,身子挨著身子緊緊貼在一起。他臉上不由的迅速灰敗下來。

      劉正浩想說什么,但看見花夏已經轉頭去看電影,梗了梗,把千言萬語壓在心里沒說。只是明顯漫不經心起來。

      作為一個男人,他當然知道林譽是什么想法。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花夏居然沒有拒絕林譽,在他看來,這樣的花夏是陌生的。

      他當初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和花夏慢慢熟絡起來,不知道他花了多久?劉正浩看了眼林譽,在心里嘆口氣。

      要是他知道林譽與花夏不過認識兩周,不知作何感想。

      接下來花夏都沒能看進去,剩下的劇情她也不太清楚。因為身邊的人一直在干擾她。

      不知道多少次了,花夏低下頭看見剛剛還表現英勇的某個人現在一臉驚恐顫顫巍巍哆哆嗦嗦的打顫。

      胳膊傳來癢意,花夏第一次感覺到...無可奈何。低頭看見林譽卷卷蓬蓬的頭發,還有頭頂的發旋,花夏驀地生出一種想要扯扯的沖動。

      還好她憑借自己驚人的意志力撐過去了。

      最后她只能隱約感覺這是一個搞笑的鬼片,但...雖然這個鬼片搞笑,林譽還是被嚇得緩不過神來?;ㄏ目粗麘K白慘白的臉,莫名的有些同情。

      “夏夏,餓了嗎?我訂好了一家餐廳,現在不早了,我們去吃飯吧?”電影結束,劉正浩松了口氣向花夏邀請道。

      花夏看了看手表,的確不早了。已經晚上七點多,肚子也有點餓了。于是花夏朝劉正浩點點頭,說:“那麻煩了!”

      劉正浩看了眼還待在原地沒走的林譽,溫柔的笑了笑道:“夏夏不用跟我這么客氣,按關系你還要叫我一聲師兄,師兄妹不用這么客氣的?!?/p>

      花夏點點頭,劉正浩露齒一笑。

      林譽不開心的擠了擠眼,小聲的對胡恩俊說:“都什么年代了還師兄妹,真是的,現在都21世紀了?!?/p>

      胡恩俊忍俊不禁沒說話。

      很快花夏對著林譽和胡恩俊點頭示意之后,跟著劉正浩一起走遠。

      林譽拉著胡恩俊的袖子就往前沖。胡恩俊楞在原地不解道:“你要干什么?”

      他們這時候不是應該找個地方吃飯然后回家嗎?林譽看著已經走遠的花夏,有些著急道:“我得保護花醫生啊,那個男人一看就對花醫生有別的想法?!?/p>

      胡恩俊又笑了,道:“那個男人對花醫生有想法,你沒有嗎?”

      林譽撇了他一眼道:“這怎么能一樣呢。我對花醫生可是很純潔的男女之情,我只是希望我們能一起生活而已?!?/p>

      胡恩?。骸?.....”一起...生活?這還叫沒有別的想法。胡恩俊沉默了,第一次因為好基友的厚臉皮而沉默。

      “話說...你喜歡花醫生哪里?”胡恩俊想了想,還是問出口。剛開始相親的時候他覺得花醫生很好,但其中并沒有男女之情。但他沒想到自己的好基友居然會陷進去。

      只能說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卷風。

      “哈哈哈,狐貍你的這個問題...”林譽傻笑兩聲撓撓頭,然后突然嚴肅的看向胡恩俊道:“狐貍,你不會對花醫生有別的想法吧?”

      胡恩俊白他一眼:“瞎說什么?!?/p>

      林譽頓時放下心來,然后皺了皺眉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見花醫生心情會很愉悅,會很興奮。真奇怪,明明才只見過三次面,我卻像中了毒一樣?!?/p>

      “可能這就是愛吧!”胡恩俊肉麻的說了句,然后提醒他,說:“你的花醫生不見了?!?/p>

      “???”林譽反應過來,拉著胡恩俊的袖子趕緊往他們的方向追去,邊道:“剛剛那個男人說去哪里吃飯???是《御庭居》嗎?”

      胡恩俊點點頭,然后不急不緩的往前面走去。

      夏薇薇拉著好友的手正在逛街,不知道看見什么,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著前方的林譽和胡恩俊,重點放在兩人拉扯在一起的手。

      口中喃喃自語道:“難道這就是師兄一直拒絕我的理由?我不信?!?/p>

      看見兩人準備離去,夏薇薇拉著好友的手趕忙跟上去。眼見不一定為實,她一定要搞清楚。

      花夏點好餐,靜靜聽著對面劉正浩說話。說著說著,劉正浩將話題轉移到林譽身上,道:“夏夏跟剛剛電影院的那個男人是朋友嗎?看你們好像很熟的樣子?!?/p>

      花夏抬頭,思索兩秒,然后開口:“不熟,病人?!?/p>

      “這樣啊?!眲⒄瞥ㄏ拿蜃煲恍Φ溃骸斑@里的菜還不錯,待會夏夏可以嘗嘗?!?/p>

      “恩?!被ㄏ谋硎咀约好靼?。不過她沒有跟劉正浩說這家店她已經來過很多次了。這是別人的好意,她不想辜負。

      菜剛剛上來,花夏還沒開始動筷就聽見旁邊浮夸的聲音,不由的放下筷子,看著某個人。

      “花醫生我們真是有緣,吃飯也能碰見?!绷肿u笑的八顆牙齒都露出來,他看了眼明顯有些不悅的劉正浩,將竊喜壓住,繼續道:“相逢即是緣,花醫生不介意我們在這里吧?!?/p>

      花夏沒說話,這家店這么大,隨便他們坐在哪里,反正也不算打擾。

      這樣想著,花夏拿起筷子認真的開始品嘗起來。林譽和胡恩俊在花夏鄰座坐下,服務員上來詢問的時候,林譽很干脆的指了指花夏這一桌道:“就跟他們菜品一樣吧?!?/p>

      劉正浩:“......”他真的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夏薇薇追著林譽的車過來,看見他們進了這家店之后,還拉著好友先去洗手間補了一個妝才不急不緩的往林譽的方向追去。

      夏薇薇環顧一周看見了林譽的位置,立刻高興的走過去,結果一轉頭卻看見一邊正慢條斯理喝著湯的花夏。

      “你怎么在這里?”夏薇薇指著花夏,又看了看花夏對面的劉正浩,一臉驚訝道:“你有男朋友了?”

      花夏都有男朋友了,自己一定也要有。她看了眼林譽,眼中滿是勢在必得。

      “吃飯,不是?!被ㄏ穆牭较霓鞭钡穆曇纛^也沒抬,喝完一口湯之后才不急不緩回道。

      “你多說幾個字會死是嗎?”夏薇薇就看不慣花夏這幅樣子,明明就是一個面癱臉,結果每個看見她的人都說她沉穩大氣。明明就不是。

      花夏不知道夏薇薇怎么突然不高興起來,不過還是回答她的疑問,點頭道:“不會,會難受?!?/p>

      夏薇薇:“......”真是...真是想爆粗口。

      “噗呲~”林譽不小心笑出來,得到夏薇薇的怒目而視后縮了縮脖子,伸手作投降狀道:“你繼續,你繼續?!?/p>

      夏薇薇:“......”

      更生氣了怎么辦?









    六、復雜

      夏薇薇在一邊生著悶氣,突然想到什么,對林譽道:“師兄,你一直拒絕我不會是因為他吧?”

      夏薇薇手指著胡恩俊,胡恩俊一臉莫名其妙?;ㄏ牡故橇巳坏狞c點頭:怪不得,原來是這樣啊。

      那林譽想要追她應該也是掩飾他的真正性取向吧?不然怎么解釋他們兩個一直在一起呢?

      看電影這種事情也是兩個人一起來的,吃飯也是。

      林譽一看花夏的表情就知道要糟了,連忙解釋道:“花醫生,你不要聽她瞎說,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p>

      花夏看林譽一臉著急,了然的點頭道:“好?!奔热凰幌胍酥?,那她就當做不知道的樣子吧。

      林譽:“......”突然好絕望怎么辦?

      “不對,你跟花夏解釋干什么?”夏薇薇皺眉疑惑的開口:“你認識花夏?”

      林譽翻個白眼,有些生氣道:“你管那么寬干什么?你家住在海邊啊?!?/p>

      “我喜歡你啊?!毕霓鞭崩硭斎坏溃骸八晕耶斎灰闱宄銥槭裁匆突ㄏ慕忉??!?/p>

      “關你什么事啊?!绷肿u更不高興了。

      在林譽這里得不到回答,夏薇薇將矛頭轉向花夏,語氣不好。問道:“花夏,你跟林譽是什么關系?”

      “沒關系?!被ㄏ牡?。

      “你是不是當我傻?”夏薇薇怒不可遏道:“沒有關系他會這么說嘛?”

      “恩?!庇械览??;ㄏ牧私獾狞c頭,道:“有關系?!?/p>

      夏薇薇:“......”好累。

      劉正浩看不過去解釋道:“你的這位師兄和夏夏沒什么關系,只是來我們醫院看過病而已?!?/p>

      林譽:“......”這話聽著怎么像他有病一樣。

      “哼,我不管你們有沒有關系,反正師兄是我的,你不能跟我搶知不知道?”夏薇薇驕矜的看著花夏。

      花夏還沒有開口,林譽就急道:“夏薇薇誰是你的人,臉不要那么大好不好?”

      “你你你...”在花夏的面前被林譽如此下面子,夏薇薇接受不了,顫顫巍巍半天之后一跺腳生氣的往外面跑去。

      花夏看了眼夏薇薇,繼續品嘗自己的美食。

      林譽:“......”這個反應是不信呢還是不在意?

      “看來林先生的桃花很旺?!眲⒄拼蚱萍澎o,溫聲道:“這可真是羨煞外我們這些人了?!?/p>

      林譽哼哼兩聲,不甘示弱:“是哦,誰讓我不僅人帥還有才華為人還幽默風趣,是有些人羨慕不來的?!?/p>

      好氣哦,花醫生都沒有正眼看他一眼。

      劉正浩:“......”

      這人的臉皮...真厚!

      林譽還想解釋什么,可是看花夏一副不在意繼續吃東西的樣子又放棄了。還是用行動來證明他不是gay吧。

      所以上班的第一天,花夏又看見了林譽。還是熟悉的癥狀:海鮮過敏。

      用關愛智障的眼神關愛了林譽之后,花夏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的開始寫單子。

      花夏沒有話說,不代表林譽沒有話說。林譽湊上前看著花夏在紙上寫寫畫畫,道:“花醫生你的字好好看,可以寫幾個字送給我,當做給我的祝福嗎?”

      花夏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將手里的單子交給他,想了想,從抽屜里拿出一張白紙,寫了碩大的六個字:不要放棄治療。

      林譽:“......”良久的沉默之后,林譽哈哈笑起來,對著花夏點頭:“花醫生,你的好意我明白了,我一定不會放棄治療的。我的過敏癥狀已經越來越輕,我想這一定是花醫生你對我的祝福?!?/p>

      “......”花夏想,這位林先生可能腦子真的不太好。

      “對了花醫生,我最近好像得了一種病,不知道花醫生可不可以為我解一下疑惑?我已經為此幾天沒有睡著過?!绷肿u神色認真的問道。

      “說?!被ㄏ恼笪W?,目視前方,直勾勾的看著花夏。

      花夏的眼睛很漂亮,都快30的人了眼神還是那么清澈見底。林譽怔怔的看著花醫生的眼睛,一動不動。他覺得他真的是病了,為什么現在心跳的那么快,那么用力,好像下一秒就要從他的胸腔跳出來一樣。

      “花醫生,我最近經常胸悶氣短,常常感覺到呼吸困難并心跳加快,四肢無力。不知道這是什么原因?”

      一邊安靜當著壁畫的小黃此時微微笑出來:這個人為了追求花醫生真是什么辦法都想盡了。胸悶氣短心跳加快,這不就是暗戀一個人的癥狀嗎?

      可惜這個男人不懂,居然還要想盡辦法來醫院詢問,還來皮膚科治療。果然,智商不高啊。這種病應該去神經科吧?

      小黃嘆息的搖搖頭。

      花夏輕微皺了皺眉,道:“胸悶氣短是一種常見的呼吸疾病,多發于中老年人。林先生...”

      林譽:“......”糟糕!

      林譽正準備說什么,就聽見花夏關心的語氣:“如果林先生出現了這樣的癥狀,大概是因為作息時間不規律加上壓力太大所引起的。保持一個良好的生活習慣與平靜的心態是很有必要的。林先生,你也不要過于憂慮,這是一種很常見的癥狀?!?/p>

      花醫生是在關心自己嗎?林譽喜滋滋的開口:“謝謝花醫生關心,難怪我最近這樣,原來是壓力太大了?!闭f著露出一個我壓力很大我很憂愁我很難過的表情。

      看見他這個樣子,花夏也不好意思提醒他他應該走了。唉~年輕人壓力太大他們這些做長輩的應該體貼一下。覺得自己已經是老年人的花夏在心中感慨。

      “花醫生,以后我可不可以經常找你聊天?”林譽顯得有些局促,但還是硬著頭皮道:“看見花醫生我就莫名覺得很親切,再加上我經常容易生病,很多時候都不能及時來醫院,只好生生的忍過去,”林譽說的聞著傷心見著流淚,“所以花醫生,我以后遇到這樣的事情可以和你聊聊嗎?”

      花夏本想拒絕,可是看見林譽這個小可憐的樣子,拒絕的話留在嘴邊,就是說不出來。最后只好嘆口氣,用一種長輩關愛小輩的態度回答:“好吧?!?/p>

      “那真是謝謝花醫生了?!绷肿u朝她溫柔一笑,神情還有點落寞,似乎因為自己經常得病來麻煩花醫生有些不好意思。樣子我見猶憐的很。

      “花醫生平常習慣用微信還是Q.Q?”林譽拿出手機,花夏見狀只好硬著頭皮開口:“微信,是我手機號?!?/p>

      林譽眼睛一亮,然后試探道:“那我跟花醫生交換一下手機號吧?!被ㄏ哪畛鍪謾C號之后,林譽顯得很糾結道“對了花醫生...”林譽想說又猶豫的表情戳住了花夏某根不知名的神經,她道:“有什么疑問嗎?”

      林譽在心里竊喜,今天花醫生對自己很溫柔呢。雖然沒有對自己笑,但語氣溫柔的不可思議。

      看來花醫生吃軟不吃硬啊,林譽心想。

      “花醫生的電話號碼我覺得好熟悉,前段時間我發小段子在我朋友手機上,應該發錯了,誤發在了花醫生你的手機上?!绷肿u解釋著:“不過花醫生好像沒有回過我,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赡苁俏矣涘e了?!?/p>

      林譽一說花夏就記起來了,她道:“恩,有,我拉黑名單里了?!?/p>

      林譽:“......”怪不得一直沒有收到回信,林譽吸吸鼻子委屈巴巴的開口:“打擾了花醫生真的很不好意思,不過我能冒昧的問句為什么嗎?”

      花夏看了他兩眼,有點不好意思:“以為垃圾短信?!?/p>

      林譽:“......”怪不得怪不得,他應該先報自己名字的。不行,林譽馬上在腦海里推翻自己的想法。如果先報名字,花醫生對他有不好印象怎么辦?現在這樣剛好,恩,就這樣。

      他這幅思考的樣子落在花夏的眼中就變成一個發短信被拒傷心落淚的男子?;ㄏ膰@口氣:她對這些可憐巴巴的人或動物最沒有抵抗力了。

      歪著頭想了想自己不高興的時候爸媽是怎么哄自己的,花夏眼神突然一亮,打開旁邊的抽屜,從里面找出一個自己最喜歡的藍莓夾心糖果。走到林譽面前遞給他:“不要傷心,我再把你拉回來?!?/p>

      林譽:“......”他思考的那兩分鐘到底發生了什么?花醫生被穿了?

      不過他馬上反應過來,調整面部表情。一瞬間可憐難過但強忍著傷心的林譽抬起頭,干澀道:“沒關系,花醫生也不是故意的?!?/p>

      唉!花夏更內疚了。雖然她也不知道她為什么要內疚,但林譽可憐兮兮的樣子實在是太惹人憐了。

      于是花夏的語氣更溫柔了。

      林譽:雖然很對不起花醫生,但人生如戲,誰還不是個影帝呢。

      于是林譽看起來更加可憐了。










    七、出軌

      等到林譽離開醫院的時候,他已經憑借著自己的聰明腦瓜成功套出了花夏的喜好和各種聯系方式。

      又是幾天,花夏接到了好朋友張惠的電話。

      “你怎么了?”花夏聽著電話那頭哭哭啼啼的聲音,不由的開始擔心起來。

      張惠蹲在馬路邊環抱著自己,邊哭邊說:“夏夏,昊陽他...他出軌了。嗚嗚嗚~”

      花夏驀地站起來,語氣焦急:“你在哪?”張惠抹著眼淚開口道:“夏夏,不要緊,我就是難過。你現在還在上班呢?!?/p>

      “你比上班重要?!被ㄏ拈_口,語氣不容反駁:“你在哪里?我馬上來?!?/p>

      張惠從臂彎里抬起頭看了眼四周,找到標志后道:“我在世紀大廈這里?!?/p>

      20分鐘后,花夏匆匆趕過來,看到昔日陽光活潑的張惠此時一把鼻涕一把淚委屈巴巴的蹲在路邊,花夏滿腔怒氣頓時消失的干干凈凈。

      此時絕不是質問到底發生了什么的最佳時機,當務之急是安撫好張惠?;ㄏ膸е鴱埢萑チ松洗魏拖母溉サ乃椒坎损^,哪里隱私性比較好。并且現在才十一點多,張惠應該還餓著肚子。

      有會員卡的花夏受到了很好的服務,但她此時也無心去管這些?;ㄏ陌参康脑捳Z很有限,很多時候都是張惠來安慰她,所以遇到這樣的事情花夏有一瞬間的無措。

      她掏出還沒來得及吃的糖和手帕遞給張惠,安慰著:“擦擦眼淚,不要難受。你值得更好的?!?/p>

      語言是蒼白的,但感情不是。

      看見花夏遞過來的糖,張惠破涕而笑,拿起手帕胡亂的擦了擦眼淚道:“你還是這樣,我一難過你就給我糖?!?/p>

      花夏幫她擦擦眼淚,似乎在回憶:“可是我一給你糖你就不會哭了。甜的?!?/p>

      張惠抽噎著,然后撲到花夏懷里大哭:“夏夏,我好難受,我們都要結婚了啊。為什么要這樣...為什么?”

      花夏張了張嘴,但什么都沒有說出來。她抱著張惠,拍著她的肩膀,給她無言的依靠。

      服務員敲敲門來送菜,張惠低下頭不讓他們看到她這么狼狽的一面。等到菜上好之后,花夏幫她盛飯道:“吃飽了才有力氣去算賬?!?/p>

      張惠點點頭,吃飯的時候花夏從張惠的口中知道了經過。

      張惠有一個談了五年的男朋友,從她大學畢業就開始了,叫吳昊陽。本來兩人已經準備談婚論嫁,都在看婚紗了??墒桥R門一腳,張惠這次出差回家看見屋子里有女人。

      而他的未婚夫在和別人甜言蜜語。

      很熟套的故事,她準備給他一個驚喜,結果卻看到了這一幕。來不及反應,張惠落荒而逃。

      “你應該給他們一巴掌的?!被ㄏ目粗鴱埢莸臏I痕,不平道:“我認識律師?!?/p>

      張惠忍不住笑出來,看見花夏嚴肅的表情心情大好:“真應該把你現在的表情拍下來,你終于不是面無表情啦?!?/p>

      花夏看她還有心情開玩笑,忍不住松口氣。然后夾了一塊糖醋里脊吃起來。

      “夏夏你真好?!睆埢輷沃种鉁厝岬目粗ㄏ牡溃骸跋南哪氵€是這么喜歡吃甜的。吃糖生活真的會變甜嗎?”

      “會的?!被ㄏ目隙ǖ狞c頭。

      張惠又笑起來。

      等到平復心情之后,花夏陪著張惠開始了購物之旅。果然,想要要女人開心的主要利器就是買買買。

      “夏夏,這件好看嗎?”張惠揚起笑臉笑的開心,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她看了一眼,然后關掉。

      只是臉色沉了下來,帶著無盡的陰霾。

      花夏當做沒看到的樣子點頭,認真道:“好看,顯瘦顯白?!边@件波西米亞紅色長裙的確很顯瘦顯白,再加上張惠本來就高,皮膚也不錯,穿上這件肯定很好看。

      看見花夏認真的樣子,張惠開心的笑了。然后拿起長裙一邊往試衣間走去一邊說:“那我先去試試衣服?!比缓箜樖职咽謾C包包放在小沙發上。

      在夏惠進去的一秒,手機又響起?;ㄏ钠^看了眼,來電人是:親愛的。

      花夏稍微偏了偏頭,忽視這個聲音,不過眼睛卻一動不動的盯著試衣鏡。

      張惠手緊緊抓著衣服蹲下身哭的不能自己,無聲的哭泣讓這個試衣鏡變得更加沉重。

      電話自動掛掉,然后不到一秒又打過來,然后無人接聽繼續掛掉,又打來。

      在不知道第幾次打過來的時候,花夏伸手按住了接聽鍵。

      “惠惠,我和那個女人沒什么,是她一直在糾纏我...”電話那頭的聲音顯得很急切,花夏沒有作聲。

      “惠惠你在哪里?我很擔心你,你不要做傻事...你在哪里?”吳昊陽急切的詢問道。

      花夏聽了聽,直切要害:“接過吻沒有?”吳昊陽聽見花夏的聲音,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隨即道:“是夏夏嗎?惠惠在你那里?”

      “接過吻沒有?”花夏繼續問道。

      “我...我...”吳昊陽躊躇著,聲音小小的,心虛著:“有...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p>

      花夏面無表情的掛掉電話,生氣的將手機丟在沙發上。吳昊陽和張惠是高中同學,但直到大學吳昊陽才下定決心開始追張惠,花夏算是他們兩個人的見證人。

      她與張惠一起長大,從來沒見到張惠因為一個人這么難過。這個吳昊陽...花夏閉了閉眼,又聽見鈴聲響起。

      這時,張惠穿好裙子笑嘻嘻的走過來,要不是眼睛紅紅的,只怕看過的人都會覺得這個姑娘此時肯定很開心。

      張惠看了看手機,朝花夏笑笑然后再次將手機按掉?;ㄏ牡溃骸皠倓偽医恿?,他們已經接過吻了?!?/p>

      張惠表情怔楞一下,然后強顏歡笑說:“夏夏你被騙了,他們何止接過吻,都同床共枕了?!?/p>

      花夏:“......”她擔憂的看了眼張惠,張惠避開她的眼神,只是低下頭然后扯動嘴角:“夏夏,我穿這件衣服好看嗎?”

      “好看,惠惠最美?!被ㄏ囊哺读顺蹲旖?。張惠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坐在花夏旁邊,伸長腦袋道:“夏夏,你剛剛是在學我嗎?夏夏你笑一個給我看看?!?/p>

      她跟夏夏這么多年的友情,看見夏夏笑的次數都屈指可數。唯一一次印象深刻的還是她們兩個高中逃課翻墻出去上網,落地的那一瞬間看見的。

      花夏聞言眨了眨眼,然后在張惠期待的目光中又扯了扯嘴角,不過這次的幅度比較大。

      張惠忍不住笑出聲來:“夏夏,你還是不要笑了,看著好奇怪啊。哈哈哈哈...”

      花夏默默將嘴角收回來,面無表情眼神寵溺的看著張惠。張惠又笑了。

      “夏夏你別擔心我,我已經好了?!狈謩e的路上,張惠朝花夏擺擺手:“人生在世怎么可能不遇見幾個渣男呢,姐姐我應該慶幸我們還沒有結婚?,F在這是老天爺讓我看清他的真實面目拉我脫離苦海呢。我應該高興呢?!?/p>

      花夏認真的點頭:“好?!彼肋h是張惠最堅實的后盾?;ㄏ南胫?。然后目送張惠往小區里一步一步走去,直到看不見張惠的人影才驅車離開。

      張惠似乎是真的好了,花夏與她開視頻的時候她又變成那個嘻嘻哈哈沒心沒肺的姑娘?;ㄏ牟恢肋@是好是壞,但她的好事到了。

      “花醫生沒有意見的話那就這樣決定了,這個星期六就過去可以嗎?住宿費車旅費醫院都會報銷的?!痹洪L和藹的朝花夏笑了笑,其他醫生見狀也紛紛祝?;ㄡt生。

      “花醫生真是年少有為啊,我們這些老家伙退休了醫院也不算后繼無人啊?!?/p>

      “花醫生不要辜負我們對你的期望...”

      “......”

      花夏扯扯嘴角:“沒有,您德高望重,我們小輩還要學習?!薄拔視煤门Φ??!薄昂玫??!?/p>

      等到院長和一些主任走出會議室之后,花夏坐在座位上長長的舒口氣。

      他們醫院這次有兩個名額去參加中國皮膚科醫師大會,為期四天。這個星期天在W市舉行。

      經過醫院的推選,花夏和皮膚科的另一個醫師,胡醫生被選中。不同于胡醫生有二十多年的經驗,花夏正值26歲,來這個醫院也不過才兩年。所以這個名額給花夏花夏是很意外的。

      他們醫院不成文的規定,能參加醫師大會的人回到醫院只要交了心得報告差不多就離升職不遠了。

      花夏是一名住院醫師,再往上就是主治醫師。那個時候她不過才26、7的樣子。對于醫生來說這個年紀還是小娃娃,難怪院長他們說年輕有為。

      “花醫生,到時候多多交流照顧啊?!焙t生不同于花夏的住院醫師,他現在已經是一名主治醫師。等到大會結束差不多就能榮升為副主任醫師的位置,但胡醫生已經四十多歲了。

      花夏試圖讓自己笑出來,但天性如此的她看起來就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還好胡醫生早就知道她不茍言笑,也沒有在意。

      “還要麻煩胡醫生照顧?!卑吹燃壈茨挲g,花夏都沒有資格去照顧胡醫生,只能拜托胡醫生的照顧。

      “好說好說,花醫生年紀輕輕就如此有才學,我們這些老家伙是比不上的?!焙t生恭維了一把花夏,然后朝她點頭往外走去。

      以他的年紀是不用討好一個小丫頭片子的,但是...










    八、爭執


      不說花夏本身的能力,單花夏背后的靠山就不是他能比的。他們醫院最新的一套設備就是夏總友情贊助的。所以這個名額醫院再三思索還是給了花夏。

      花夏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但醫生很多時候就是熬資歷,資歷有了職位就有了。

      所以那么多的醫生明明實力能跟上,但就是少了那么一點東西,遲遲不能上升。

      如果沒有夏總,這個名額應該是跟他同級的劉醫生,想到劉醫生的潑辣,胡醫生抖了抖,面露一絲看好戲的神情。

      劉醫生可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

      花夏不清楚其中緣由,但能夠去參加這次有分量的大會,花夏還是很開心的。在她看來,這就是醫院對她實力的肯定。

      但...哪怕花夏再不靈光,這些日子還是能聽到一些風言風語。醫院這兩天放了他們半天假,讓他們好好準備。所以星期五花夏只上了半天班,而星期四剛好輪到她輪休,所以來不及知道這些消息。

      花夏來醫院的時候就感覺不對勁,以往這個時候她的身后都有一群護士在對著她犯花癡。雖然她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看的。但今天...

      花夏側頭看了眼對她指指點點一臉不平的幾個護士,皺了皺眉。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花醫生真的仗勢欺人嗎?我還是不愿意相信?!?/p>

      “就是啊,花醫生明明那么萌,會不會是謠傳???要知道他們最喜歡傳些子虛烏有的事情了...”

      “沒錯沒錯,如果是真的話...我可能以后再也不給花醫生送糖了...”

      “......”

      “出了什么事嗎?”花夏停在這幾個小護士面前??赡苁前素缘奶珔柡?,她們都沒有察覺到花夏的靠近。

      看面前的幾個小護士還怔楞著,呆呆的看著她,花夏又耐心的問了一遍:“請問發生了什么事嗎?”

      “花醫生你不知道?”一個小護士歪著頭疑惑的看著她,道:“花醫生你去參加醫師大會的名額她們都說是劉醫生的,但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所以名額變成了你...”小護士有些躊躇。

      千萬不要是她們傳的那樣,要知道年紀輕輕又有才華又有顏值還喜歡吃糖的花醫生可是萌翻了整個護士部。

      如果花醫生真的仗勢欺人...小護士覺得她可能會心碎。

      花夏皺皺眉,真的有這回事嗎?她對小護士道了聲謝然后往院長辦公室走去。

      花夏走遠后,小護士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個小護士呶呶嘴說:“我還是覺得花醫生不是這樣的人...”

      “就是啊,花醫生剛剛表情不知道有多茫然,這件事肯定不是真的啦?!币粋€小護士握拳板小臉認真道。

      “我也覺得,花醫生那么有才華,就算這個名額給花醫生也不為過吧?”

      小護士們這么崇拜花夏也不是沒有道理,因為花夏是院長特地挖過來的皮膚科人才。聽說還在讀書的時候就發表過很多關于皮膚科方面的論文,而這些想法經過實踐發現對人類皮膚修復會有重大的影響。

      皮膚修復目前還是一個難題,很多藥物只能解決基本問題,而徹底根治還暫時沒辦法實現。

      但聽說花夏大三發表的論文給了一些專家靈感,現在正在研制這方面的藥,有極大可能會生產出來。所以花夏研究生一畢業就被院長給挖掘過來。

      花夏壓制住怒氣敲響了院長的門,聽到院長說進之后才推門進去?!盎ㄏ?,怎么了?”院長看見花夏有些吃驚,又恍然大悟,溫和的朝她笑笑。

      花夏坐在沙發上抬頭看著院長,她來這個醫院一方面是因為醫院開出的報酬比較豐富,對于一個剛剛畢業的人來說,醫院的信任是最重要的。另一方面...就是院長和她爸是好朋友,夏父覺得她來這個醫院應該沒人會欺負她,所以花夏來了。

      可是...花夏抬頭看了眼院長,在她印象中院長一直是一個大公無私的人。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公眾號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如若不慎該資源侵犯了您的權利,請麻煩通知我及時刪除,謝謝!


    【未完待續】

    【看全本小說請掃描二維碼私我呦】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21点